《盲琴师》金鸡奖展映 缺陷让天才成为传奇

 日前,金鸡国际影展“最受厦门观众喜爱外国影片评选单元”12部入围影片进行了展映。波兰电影《盲琴师》作为入围影片之一,收获了评委和观众的不少好评。

《盲琴师》讲述了一位天才盲人钢琴家对抗不公命运的传奇故事。

 米耶特出生于波兰一个贫困的农场家庭,12岁因为一场疾病视力发生不可逆转的损伤,母亲为了保护他将他送进了修道院。视力的逐渐消失,给年幼的米耶特带来巨大的打击,钢琴成为了他的救赎。

在成长过程中,爵士乐让米耶特脱胎换骨,尽管面对种种不公和质疑,他也从未放弃自己,他将对命运的不屈融入爵士乐中,无数人为他的音乐所倾倒。在扬名波兰后,米耶特的音乐事业也迎来了走向国际舞台的契机,然而生命的挚爱也悄然出现,钢琴与挚爱,他将如何选择……

《盲琴师》会让人联想到很多关于天才的电影,最接近的,当属朱塞佩·托纳多雷那部同样聚焦爵士钢琴演奏家的《海上钢琴师》。

同时,我们在这部电影里还可以看到《模仿游戏》、《万物理论》、《社交网络》、《莫扎特传》、《波西米亚狂想曲》等许许多多关于天才的电影的影子。

  天才的故事总是相似的,平凡人的故事才各有各的不同。改编自盲人爵士钢琴师梅耶泰克·考什真实故事的《盲琴师》更是如此。

  在这部电影里,观众不仅就能看到天才的才能,还能看到天才的童年,天才的怪癖,天才的爱情,天才的幻灭……

 天才的故事很多,但并不是每个都值得被搬上大银幕,或者说,并不是每个天才的故事都足够传奇,被人们记住。

让天才的故事变得传奇的不只是他们的天才,往往更是他们的缺陷。

这个缺陷可以是字面意义上的,也可以是加引号的。比如《万物理论》中霍金患上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全身只有三根手指可以活动;比如《海上钢琴师》中,1900终生不下船的坚持。

《盲琴师》的传奇之处在一个“盲”字。

“盲”让米耶特始终无法融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却也让他的音乐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个无法独立生活,甚至无法独自上街的人,最终成长为波兰首屈一指的爵士乐钢琴演奏家。影片的核心看点恰恰是这种矛盾。

 因为盲,米耶特童年时险些被父亲结束生命,这是他一生都无法放下的童年阴影;    

  

因为盲,米耶特生出许多怪癖,他无法从容优雅地和人交往,在很多人人眼中,他就是一个疯狂、无礼、恃才傲物的混蛋;    

  

因为盲,他对挫折的承受能力极低,无论是事业的失败,还是爱情的失败,他都习惯于迁怒他人,折磨自己……    

  

但也因为盲,米耶特获得了无与伦比的音乐才能;     

 

因为盲,他在演奏时变得无比专注,时常走进一种“不疯魔不成活”的忘我境界……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可以说,“盲琴师”因为眼盲而走过的崎岖人生路,为这个相对小众的题材增添了不少的传奇性和商业性。    

  

《盲琴师》一场就医的戏份中,医生也明确向米耶特解释:“人脑适应性很强,眼睛看不见后,大脑负责视力的部分会去协助管理听力”。      

片中多次展现米耶特的听力有着赶超正常人视力的能力。例如,米耶特的朋友与餐厅服务员打赌,盲琴师仅靠听,就准确判断出了餐厅里客人的数量,服务员输得心服口服。      

米耶特甚至能凭借听力,做一个还不错的足球守门员。他有一句带着自嘲的口头禅:“其实我只是在装瞎。”      

眼盲甚至让米耶特超脱普通人的恐惧,时而进入一种“半神”的状态。      片中,米耶特有一个堪称疯狂的爱好——站在窗台上起舞,他看不见面前的“深渊”,当旁人因害怕他摔死而尖叫时,他反而更加乐在其中。      

无论是盲人的世界,还是天才的世界,普通人都是很难理解的。但当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时,米耶特传奇人生的背后逻辑却变得有迹可循。      从这一点上讲,《盲琴家》让一个离我们很远的故事具有了可看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