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人生档案求删除》:也许对人工智慧而言,人类就像渡渡鸟


合作多年的班诺戴尔宾、葛斯塔夫迪科文绝对是当今最另类的导演组合之一,从2004年的《Aaltra》至今,两人已合作十部电影,内容多以诙谐讽刺的方式,聚焦在小人物唐吉诃德式的荒诞旅程。他们联手的作品多次获得国际影展的肯定,最新的《人生档案求删除》也不例外。
此片将镜头置于三位因数位科技所苦的小人物上,呈现出他们向科技巨头宣战的种种荒谬,最终在2020年柏林影展主竞赛单元中获得了70周年特别银熊奖。

班诺戴尔宾、葛斯塔夫迪科文。
 

《人生档案求删除》荒谬喜剧反映的现实窘态

《人生档案求删除》设定在法国郊区,失去儿子监护权的无业女子玛莉(布朗希嘉汀饰),为避免儿子看到自己的性爱视频,只好想办法凑得赎金;追剧成瘾的共享司机克莉丝汀(柯琳马西洛饰),苦于总是拿不到高于一颗星的评价,堕入评价低落,找不到顾客的恶性循环;贷款累累的单亲父亲伯特兰(德尼波达里戴斯饰)女儿遭到网络霸凌,屡次向脸书投诉未果,自己还迷恋上电话推销员「米兰达」的声音,上演一场滑稽版的《云端情人》戏码。这三人过去因为参加黄背心运动而结识,如今分别因为数位科技而困扰。他们的际遇虽然引人发噱,却也令人心有戚戚,不免心生怜悯。

网络无止尽的图片验证、垃圾邮件及无数的密码轰炸,漫长的电话客服、诱导式的诈骗推销等等这些我们日常时常见到的琐事,出现在电影中变得如此滑稽怪诞,他们化为枷锁,从屏幕中伸出魔爪,牢牢铐住这些人。他们活得宛如被数位时代所奴役,到处为自己的虚拟身份奔走,所幸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之前,意外地抓到「上帝」的浮木。

这位名为「上帝」的黑客,确实有如上帝的能力,能反过来利用数位科技,删除、再捏造出新的人生资历,从电影中也可见借这位「上帝」之手,以各种虚假资历换取皇帝般生活的人,与这三位衰事连连的角色形成鲜明对比。只是讽刺的是,就算「上帝」如黑客,也没办法正面与人工智慧抗衡,玛莉与伯特兰只好亲自动身前往档案数据中心,消除各自不堪的数据。

电影原名为「Effacer l’historique」,指的是「抹去历史」,而这个「历史」,并非单指人的过往资历,而是特别强调人在数位科技上留下的数据。《人生档案求删除》最令人捧腹大笑的时刻,无疑是当玛莉亲身踏进数据中心,被保全抬走的时候,大喊着

「I want my pussy back!」

我们都知道,此「pussy」非彼「pussy」,它并非指女性身体上的性器官,而是指的是性爱视频上的自己。当意识到这点,顿时也发觉数位时代下的我们也何尝不是如此?数据上的自我,重要性已经逐渐追上实际上的自我,慢慢变成他人眼中的自我。此片用最犀利讽刺的方式,扒开数位科技的事实,直指人心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
 

创造数位科技的人们,反被其奴役的人们

电影中放入已逝歌手丹尼尔约翰斯顿(Daniel Johnston)的许多歌曲,另类摇滚的曲风与自我解嘲似的歌词都与这部电影十分契合,像是〈Sense of Humor〉的

And now it’s all over because she is untrue
而现在都结束了,因为她不是真的

〈Devil Town〉的

I was livin’in a devil town.Didn’t know it was a devil town
我曾住在恶魔城里,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恶魔城

只要看过电影,都不免会心一笑。不过对电影最传神的描述莫过于〈Space Ducks〉了。

收录〈SpaceDucks〉的同名专辑是丹尼尔约翰斯顿生前最后一张专辑,这张专辑画有身着宇宙服,手持枪支的三只鸭子,歌曲大致讲述着太空鸭子为了自由而对邪恶发起战争,令人不觉想到此片的情景(没错,此片还真把一颗镜头拉到太空)。而鸭子的形象,似乎也能够连接到在片中出现,曾栖息于毛里求斯,现今已绝迹的渡渡鸟。

《Space Ducks》专辑封面。
渡渡鸟因为不会飞,移动速度缓慢,在被人类发现后迅速被猎捕殆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记录下来,因人类活动而绝种的生物。它呆萌的身影,不就像片中那三位在数位科技时代里,到哪里都无所适从的主角们吗?在现今科技发展越发迅速的情况下,对越来越多人来说已经只能雾里看花,今天我们看着这三位角色在电影中被科技无情地玩弄,也许未来我们也会沦为和他们一样,如渡渡鸟一般遭到时代汰换。

获选于2021年金马奇幻影展佳片的《人生档案求删除》,4/16(五)晚间于MUVIE TITAN抢先放映,5/7(五)起正式在台上映。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