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梦想之地》:寻找我们心中的共通语言


入围本届奥斯卡六项大奖、由郑李烁导演执导的《梦想之地》,剧情描述一个怀抱美国梦的韩裔家庭,父亲雅各(史帝芬元 饰)一心追求梦想新生活,毅然舍弃大城市的一切搬到遥远的阿肯色州,打算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农场。不料生活环境与人际关系的剧烈转变,使得家庭成员无法调节,演变成他和老婆莫妮卡(韩艺璃饰)一次次的生活争端,彼此的感情也逐渐出现裂痕。就在这时,从韩国远道而来的外婆(尹汝贞 饰)搬来与他们同住;嗜赌成性、满嘴脏话、又不照牌理出牌的外婆,虽然成为小男孩大卫的恶梦,竟也意外使得濒临分裂的家庭,重新回忆起最初怀抱梦想时的模样,渐渐凝聚起彼此之间的感情。

表面上看《梦想之地》是一部讲述新移民在美国落地生根,主人翁雅各试图追寻自己的梦想,以为家人带来更好生活质地的电影,然而如同本片在金球奖得到最佳外语片时,导演发表感言并解释这部电影时说:

「这是一部家庭电影,是一家人尝试去学习及寻找属于他们共通语言的电影。一个比美国语言或外国语言都更加深入的,关于心中的语言。」

因此本片到底是韩国电影还是美国电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梦想之艰难不在身处异国,与该地文化和周遭人格格不入,而是雅各在通往梦想的过程中,一家人能否齐心全力的支持他?如果没有,他要如何折冲协调,以完成他对妻子的承诺和期许?他有无为了实践梦想,而舍弃或丢失了更重要的东西?

电影以缓慢渐进的节奏,带我们窥看雅各在寻梦过程中所遭逢的各种困境,与他如何凭借智慧和毅力,以及他人的帮忙,逐步克服而慢慢趋近他心中理想的伊甸园。然而雅各与妻子相处的裂痕,也随着两人价值观的差异,而渐渐放大。导演没有试图为任何一方说项,而看到他们每次争吵中似乎各执的一「词」都言之成理,又不忘带到他们互相扶持的相处日常,如雅各提议带太太去教堂,或是太太帮工作到无法将手伸直的雅各洗澡,都看得出两人对对方用情之深,爱意之满溢,而更加希冀这对夫妻最终不会离异。电影最后所用的手法诚然戏剧化了一点,但我想那把大火烧掉的虽然无能挽回,却也无形中点燃了其他,或许是两人的爱苗,又或是对生活的新的盼望。

雅各对对工作伙伴那些祷词与驱魔方法觉得怪诞荒唐的心(口)头嘀咕,对美国人寻找水井方法的不以为然到最后的愿意跟从,正好对应儿子大卫对外婆的态度转变。大卫眼中的外婆没有外婆的样子,不会做烤饼,满嘴脏话,只会玩牌,却在无形中启迪了他生活智慧,成为最亲密的大玩偶。电影透过台词和桥段的前后呼应,让生活细节看似平淡却不乏味,令人莞尔之余却又温馨感人。外婆中风前一夜为大卫所做的另类祷告,对照大卫之后心脏问题的好转,甚至能快步奔跑,让电影带有魔幻写实的况味,却又不至于故弄玄虚,而让人真切感受到有一种共通的语言在这家人心中缓缓发酵,我想那就是爱。

我想就如同《八月》之于张大磊,《童年往事》之于侯孝贤,带有半自传色彩的《梦想之地》也是郑李烁导演势必要拍的作品。作为手持摄像机的人,导演说起自己的故事似乎更理所当然,然而作为观者的我们,未必有相仿的生活经验,要如何与导演的故事产生连结,取得共鸣,似乎更考验导演的叙事功力。我想《梦想之地》诚然有在这当中取得一个平衡点,透过细腻的台词铺陈,舒缓展开的运镜和配乐,演员诚恳真切的演绎,他展示了寻梦的艰难,生活的不易,却也捕捉到这家人最温暖如实的日常,平实不炫技地说好一个故事。不管他在奥斯卡最后的斩获如何,《梦想之地》都会是我今年看完过目难忘,最想推荐给身边朋友的一部电影。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