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恋爱脑内咨商室》:如果「居室」是你的内心孤岛,请跨出这座孤岛吧!


导演大九明子,继2017年改编作家绵矢莉莎小说、让松冈茉优入围日奥最佳女主角赏的电影《被爱妄想症》之后,2020年,二度改编绵矢作品《恋爱脑内咨商室》并推上大银幕。本片在风格上,几乎可以说是延续《被爱妄想症》,女主角同为在企业里工作的OL,单身,独居,特别是大九明子在透过图像表现绵矢莉莎的第一人称叙事时,使用了大量「自言自语」来塑造女主角自我独断的性格──甚至让那样的自言自语,变成她脑海里的第二道声音,也是中文片名「恋爱脑内谘商室」的由来。(日文片名:私をくいとめて)

《恋爱脑内咨商室》电影预告:

 

潜藏脑中的「谘商室」?

不过,若说是「谘商室」确实也不太正确,因为脑内的那个声音,不是精神分裂出来,要去控制她自身行动的第二人格。那道声音,是她很清楚自己的现况,是她总是习惯退缩后再做出的自我黜臭,是她知道不应该再这么故步自封,而必须有道声音去提醒自己:

「对,你现在做了这个选择真的很不好。」

只有在自己一个人的状态下,脑海才会浮现的男性之声,是她的自我安慰。

脑中的男声由中村伦也配音。
但擅于将绵矢文字里各种脑内独白,变作半真实(毕竟每人一生面对最诚实的对象,就是内心的自己),半逗趣(无论是松冈茉优或是本片的女主角のん,她们本身就有一点绵矢笔下这些女性的特质,看起来格外符合也可爱)的《恋爱脑内咨商室》,当然不只于此。
 

诞生于这个「不得不」世界的《恋爱脑内咨商室》

当《被爱妄想症》将女主角的处境放置在「暗恋」及「被暗恋」的情况下,《恋爱脑内咨商室》几乎可以说是全面普拉斯,不只是「爱情来临时,当你想要得到幸福却又畏于跨出自己的世界」的那种自我封锁感──这样说来跟「樱桃魔法」是非常相似的理念──对于爱情的选择题,大九明子与绵矢莉莎更直接将女性的处境,放在「自我认同」,更或者可以说是「自我反省」这部份。

导演大九明子及女主角のん。
总是窝在自己居室自言自语的女人,日子看起来过得平安和乐,但电影里其中一个场景:她看见其他女性在职场上,不得不被男性以言语性骚扰,而她也习惯于这样的骚扰,一脸平缓地就这些歧视过去了。但是那个在脑海里的声音,顿时变成了她脑海的真实想像──为什么我不挺身而出,去帮她说话?
啊,原来我也是这样的人。
她之所以窝在自己的房间,待在只有她一人的孤岛,原来是因为在各种丑陋及厮杀的职场社会里,迫于生计,她也是不得不低头的人,她也是不得不顺从的人。感受到那样「不得不」的世界有多么令人厌恶也令人害怕之后,所以,现在的自己,只要待在自己孤独但很舒适的居室里就好。

林遣都在电影里头是可爱担当(不愧男女都会爱上他的好演技)。
 

闭锁的心扉能否得到幸福

《恋爱脑内咨商室》透过许多象征,去表现女性内心如「居室」闭锁──甚至是人人都是一座孤岛的概念:
独居的女主角,总在深夜的居室里听到外头传来广阔草原才有的「蒙古呼麦」;有搭机恐惧症的女主角,在紧张状态下戴上耳机,脑海只充斥着大泷咏一的名曲〈君は天然色〉──她又回到只有她的清新居室了;远嫁他方的闺密,在一次吐露心声才发现,只身一人在国外并怀孕的她,也在焦躁「自己陷在居室」的这个处境;而女主角在最后最后,即将离开内心居室的焦躁时刻,她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是一片清新美好的海滩)。
但脑内知道不能逃的那个声音,也在最后的最后,告诉她:

你可以的,你是可以获得幸福的。


《恋爱脑内咨商室》透过可爱的喜剧调性,讲述一名惯于也被迫躲避女性的自我质问:「我究竟能不能得到幸福」,并隐喻了一点のん数年来经历的演艺经历高低起伏(找来当年在《小海女》(あまちゃん)剧中反而被困家乡的桥本爱来饰演闺密,是神来一笔),以及林遣都的可爱表演,让主题可以严肃的本片,执行成可爱但不失自省(或淡淡的批判)力度、神经但总有温馨动人时刻的电影,确实是大九明子描绘「单身女性生活」作品里,一次极佳的成績。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