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早安甜心欧嗨哟》:这部男子喧嚷物语,他们的青春是松浦亚弥──

先说一些从奇幻影展公开片单时就一直被诟病的译名问题。当然,将原日本片名《あの顷。》翻作《早安甜心欧嗨哟》,某种程度上是要让观众知道主角──也是漫画原著作者剑树人──是因为当年被代理入台的唱片公司取作「早上好甜心」的松浦亚弥,而入了早安家族的偶像坑。

直接让观众知道这是一个关于早安家族(因为松浦亚弥不是早安少女组。成员!)的电影,但《早安甜心欧嗨哟》确实是一个不太精准的译名,毕竟「欧嗨哟」就是早上好的意思,再直译这个片名会变成「向松浦亚弥道早上好」──这也不是这部电影的主旨。

如今算是半引退状态的松浦亚弥,在电影里则找来了早安家族的后辈:「BEYOOOOONDS」的山﨑梦羽。

不过这样说起来,其实也不能怪影展这译名,因为在日文片名《あの顷。》这个名称,就已经缩减掉剑树人破题的故事核心,剑树人的自传漫画原名其实还有一个副标:「男子かしまし物语」,这本自传漫画的原名,叫作《あの顷。男子かしまし物语》──这个直译是「那个时候」的日文名称,就已经藏了两个「早安少女组。」的典故。

原著作者剑树人说,自从知道是松坂桃李要饰演自己,身旁的人听到都大笑。

「。」是「モーニング娘。」当年因为节目企划诞生时,考虑到日本商标权的使用而刻意加上的句号(后来也变成早安家族一个著名的取名传统),而「男子かしまし物语」,则是改自早安少女组。早期的歌曲〈女子かしまし物语〉(女子喧嚷物语),这首歌有趣之处,在于它是一首介绍成员特色的念白歌,透过其他成员的逗趣唱腔,依序唱出该位成员在团体内的角色定位或可爱互动,这种彼此介绍及互动的效果,就是剑树人用这歌名要做出来的效果──《早安甜心欧嗨哟》的重点不是「早上好甜心」,而是,这故事是一部「男子喧嚷物语」,是一群充满乱七八糟的男人吵闹故事。

故事从2004年早安家族各个团体正红之际开始(而我们都知道隔年的唐吉诃德秋叶原店8楼则起了另一组国民偶像团风潮),发展不顺利、找不到自我定位的迷惘乐团贝斯手,在偶然间看到了一首充满粉红色系的偶像歌曲〈桃色片想い〉,进而结识了一群热爱早安家族的同好朋友。

这群朋友充满个性,大多无所事事(换作现在就是我们俗称的「鲁蛇」),日常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就是大家一起待在电视机前看早上好演唱会(怒吼「哇我推刚刚那个镜头超可爱的」),或是在小俱乐部开粉丝辩论会,不断聊着早安家族各种话题:黜臭道重沙由美在〈シャボン玉〉只有两句歌词(因为唱功实在太差了),后藤真希的舞蹈或是藤本美贵的solo有多棒。在非早安家族粉丝的眼光来看他们,他们极其怪异,打着奇怪的应援舞,难以接近──但这就是乱七八糟男人们的青春,这就是他们的「男子喧嚷物语」。

如今还有人知道「ヲタ芸」其实就是当年早上好风潮带起的吗?

在《早安甜心欧嗨哟》里,他们的「男子喧嚷物语」,甚至与早安家族本身没有关系了,因为那只是让他们相识并凝聚的起点之一。电影更聚焦在他们的各种「蠢事」:几乎没有秘密,一起玩乐,一起泡澡,一起玩音乐,一起干些愚蠢无比的事情──甚至莫名其妙地抢了对方的女友,再闹腾地和好。乍看之下非常胡闹,但那正是青春,那就是这群男子的青春,闪耀无比的「那个时候」。

太贺在《早安甜心欧嗨呦》里,发挥了当年在《宽松时代又怎样》里会让观众感到厌恶却又讨厌不起来的演技。

但这世界不变的真理,那就是所有事物都会变,如同早上好偶像们会从团体毕业,没有人的青春是会永远停留在那一刻的,导演今泉力哉在《早安甜心欧嗨哟》,以早上好宅宅的散漫青春史,去讲述人与人相遇之间的「阶段性」。

有时我们知道时间流动,活在世间,没有人能抵挡时间所带来的变化,但是那些曾经一起共度的时间,那些愚蠢但令人难忘的记忆,那些一起疯迷偶像时的悸动,却是不会随着时间流转而改变的──但人生漫长,你会继续创造下一个更美好的「那个时候」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