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一半的一半》1~12分集剧情大结局! 丁海寅,蔡秀彬疗愈唯美爱情韩剧!

一半的一半

《一半的一半》是2020年tvN最新的韩剧推荐,接续在《谤法》后播出,没有Netflix线上看,台湾将在在friDay影音首播,每周一、二更新播出,由《购物王路易》的导演李尚烨导执导,主要演员包含丁海寅、蔡秀彬、李荷娜。 故事剧情在叙述一名AI程序员文河源,个性十分善良且具有很强的逻辑思考能力,在一次意外之下认识了一名古典音乐录音师韩瑞雨,她是一位没有家人且对人生产生迷茫与挫折的人,时常靠着解决复杂的数学题目来打发时间。

一半的一半第1集

一半的一半

文河元发明思念的留音机

文河元一名工程师,利用AI科技诊断医疗,测试治疗准确度能达到93%,把感情定为AI的基础,将声音存取在留音机里面,藉此可以记录喜欢的声音,也可以与自己想念的人对话,改变人对于思念的方式。 这时天空灰暗忽然打雷,留音机自动哼喝着歌讲起故事。

文河元借用韩瑞雨的录音室

文河元打算买下录音室,为了取得更多样本。 文河元在路上听到琴声,走进这间录音室参观,韩瑞雨正在整理,文河元不吭不响的离开。 文河元后来每天清晨都借用录音室,隔天都非常乱,让韩瑞雨每日一早来看到都无奈替他收拾。

想要金智秀声音的人

韩瑞雨到录音室,金智秀来把卖碗给他,韩瑞雨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了。 顺和请韩瑞雨帮忙录金智秀的声音,但却硬不说是谁要求的,他在顺元的农庄房间里碎念时,突然一个声音:「我只要智秀一半的一半就可以了。 」,韩瑞雨却找不着人影。 有天文河元用到忘记时间,遇到早上来的韩瑞雨,意外觉的那声音似乎就是文河元。

金智秀看到熟悉的地址

韩瑞雨找金智秀讲解录音过程,从金智秀包包掉出诊疗单,他十分慌张,两人到录音室,请金智秀录基础音法,没多久就完成了,韩瑞雨把顺元给的地址发传金智秀,金智秀看到地址时,质问她是不是文和元指示她做的,韩瑞雨只回这是社长要求的,其实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一半的一半第2集

一半的一半

何源和智秀的约定

十年前,何源上课到一半收到智秀的消息,直接从美国回来找智秀,两个人十分甜蜜。 分手后收到智秀要结婚的讯息,尊重智秀的决定,也对智秀说:「如果你变得不幸,一定要联络我。 」,从此之后智秀再也没有联络过他。

文何源联络金智秀

瑞雨帮助何源后相当自责,智秀告诉出当年自己和何源的事情,结婚前先生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至今想到依然很心痛,但就算自己其实不快乐,却怎样都不敢联络何源。 瑞雨不知到何源就是智秀十年的那个人,告诉他智秀的故事,认为两人情感深厚,如果有个值得珍惜的人就应该希望对方留下来。 何源主动联系智秀,让智秀十分惊讶。

金智秀独自一人去挪威

何源每天时不时就联络智秀,想人又变回当年一样友好。 智秀提及那件事情,姜仁旭内心非常痛苦,把问题丢回给智秀就离开。 智秀找何源一起去挪威,过意不去的智秀自己前往了,何源在咖啡厅等到深夜。

金智秀和韩瑞雨最后通话

智秀前往挪威前来向瑞雨道谢,偶然发现瑞雨口中的清晨租客就是何源。 智秀到挪威走过曾经和何源今经过的路,在何源妈妈墓碑前坦然自己的心情,准备返程时正下着大雪,智秀在途中躲到山间的小木屋,这时她打给瑞雨,婉转的说清晨其实是她十年的好友何源,也请瑞雨去咖啡厅告诉何源不要等了,瑞雨觉得越听越不对,最后雪覆盖住智秀的小木屋。

一半的一半第3集

一半的一半

金智秀过世了只留下声音

金智秀在挪威去世了,瑞雨内心非常自责,何源想到录音室存取金智秀的声音,瑞雨传讯息骗他说已经删掉了。 第二天何源直接包下整天录音室请人开启电脑,瑞雨在录音室醒来看到这幕都傻了,大喊金智秀已经死了! 何源叫她离开继续请人解电脑。

韩瑞雨喜欢上何源

后来韩瑞雨收到金智秀留下来给她的信件,拿着留音机到处走,走到哪流到哪就像智秀就在跟她对话一样。 陪何源回忆那时的智秀,让瑞雨十分羡慕,不管是分开十年,还是在一起十年,何源对智秀这段情感似乎都没有变过。 瑞与好多话都直接对智秀留音机说,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何源了,留音机智秀说:「是单恋阿! 」,让瑞雨看到何源时脑海中不停闪出这句话。

金智秀的留音机

户外新闻报导:「AI和大数据连接遗传因子与医学领域,表示网络医疗已经开始,网络医疗室可以记录个人病史,按照心理状态诊断。 」,瑞雨这才理解何源需要音频的目的。 瑞雨来向何源道歉,也告诉他智秀留音机说话了,但留音机似乎只对瑞雨的声音有反应,人工智能的回应就像是智秀就还在一样,何源静静的在旁边听他们对话,这时候瑞雨问:「你要和何源聊聊吗? 」。

一半的一半第4集

一半的一半

姜仁旭的谎言

姜仁旭因智秀离开心情大受影响,钢琴也弹得非常差,每天酗酒消愁,只记得智秀最后希望他做的事情,就是要他跟何源道歉。 当年何源亲生妈妈因为姜仁旭说的谎言,听信了他而去世了,这件事情只有智秀知道,那个人对智秀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像家人一样的存在的人,至今姜仁旭内心还是觉得对不起何源,但他拉不下脸道歉。

韩瑞雨路灯下的椅子

全恩珠谈恋爱的对象是金昌燮的事情被金敏贞发现,让她觉得被背叛,在路上气得踢掉路灯下的椅子,全恩珠听到大发雷霆,抓着金敏贞回去把椅子找回来。 事后韩瑞雨告诉她,那张椅子是他们妈妈以前停靠的地方,韩瑞雨的家人葬身火海,意外发生的突然,现在变成她们用来回忆的地方了。 金敏贞因受不了全恩珠和金昌燮的地下情,也知道自己理亏搬离寄住家庭。

韩瑞雨单恋何源

瑞雨答应何源如果想听到智秀的声音就来找他,好几天何源都跑来,这天瑞雨经过何源家,再一次跟智秀对话,智秀留音机不小心说出,瑞雨单恋何源的事情,瑞雨急着想关掉留音机被何源一手阻止,瑞雨看着旁边的何源脸红的说:「我希望他不要知道。 」。

一半的一半第5集

一半的一半

韩瑞雨凌晨两点和何源通电话

何源借走智秀留音机,讲了整晚却始终没有回应,隔天瑞雨到录音室拿回留音机,何源为了表达感谢答应她一件事情,瑞雨每天两点到四点间会起来,后来凌晨两点变成两人的通话时间。 智秀也答应瑞雨愿意回复何源,他们约定下午六点在天桥上,但只愿意对话一次。

智秀最后的记忆

下午六点到天桥上,何源期待着对着留言机喊智秀的名字,过了许久都没有回应,「智秀、智秀、智秀,你要这样喊多久啊? 」终于智秀说话了,何源想了很久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智秀又想找瑞雨,三个人回到天桥看着夕阳,智秀想到自己当时也到了天桥,拍下那天的夕阳,记忆只到这里了,后面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

何源说话伤到韩瑞雨

问到最后还是没有答案,始终不知道智秀为什么要卖掉碗盘,为什么要去挪威,一切成了一个谜,何源失望的关掉留音机,瑞雨希望何源不要再追问了,认为何源这样做太过疯狂,何源冷淡的回她:「单恋还不是一样? 」,完全暗讽瑞雨喜欢自己一般,重重刺伤了瑞雨,当何源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已经来不及了。 到两点何源跟瑞雨道歉,瑞雨告诉何源其实智秀老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但不敢让何源知道。

姜仁旭演奏大受影响

姜仁旭跟音乐总监等人吃饭,提到智秀出国的事情,让他心情烦躁,到家便把智秀的东西全整理掉。 因为智秀的关系,演奏感觉、声音、频率等等完全变调,乐团的团员甚至私下约练团都不敢找他,他自己到录音室练习,打开录音室看到在里面休息的何源。 等候的时间姜仁旭害怕智秀去挪威是找何源,想连络他却不敢自己打,最后还是放弃了。

何源最想跟智秀说的话

瑞雨找文纯好要录音室的密码,看到文纯好储藏室里面有智秀曾经抱着的箱子,瑞雨走进房间,里面全是智秀的影子。 瑞雨没想到何源一直还活在拥有智秀的影子底下。 其实在天桥时的唯一一次对话,何源当时对智秀说:「当你感到辛苦时,默默不语的话告诉我,所以智秀好好休息吧。 」说完含着眼泪默默了关掉留音机。

一半的一半第6集

一半的一半

何源销毁智秀的声音

韩瑞雨知道的单恋是不可能了,但也不忍何源这麽痛苦:「至少单恋百分之一有机会,但你百分之一都没有! 现在我连这百分之一的都要放弃了,而你早就该在很久以前也放弃了! 」,何源内心很是纠结,隔天何源请人把金智秀的程序删除了。 韩瑞雨在录音室用便条纸写下「凌晨租客你在哪呢? 」,想着想着在录音室睡着了,这时候何源走来看见纸条心里偷偷微笑。

姜仁旭约韩瑞雨录音却放鸽子

姜仁旭传讯息给纯好要请瑞雨帮忙录音,瑞雨很开心的回复姜仁旭,姜仁旭收到瑞雨的讯息却发现号码意外熟悉,之前智秀写下的电话就是瑞雨的手机。 约定好的时间瑞雨已经准备好所有录音设备,没想到姜仁旭私自找了合作的录音师,让瑞雨内心委屈还是忍了下来,纯好见状非常生气,打这件事告诉何源。

文纯好最无法接受的事

没多久,姜仁旭私找的录音师受不了他难搞的脾气走人了,纯好直接进去把姜仁旭训了一顿,完全不听他任何解释。 事后韩瑞雨告诉何源今天纯好有多替她生气,何源说纯好以前要论及婚嫁的对象跟闺蜜跑了,从此消失了9年,跑去农场学习当园艺师,还记得那天是何源刚回国被智秀甩的第一天,原本是纯好要安慰他的,自己笑着笑着却大哭了起来。

姜仁旭找文纯好致歉

姜仁旭自知理亏,请纯好吃晚餐,纯好坐下来喝一杯酒,说到瑞雨第一天上班时,就愿意用自己名字帮她在网络上买碗盘,但瑞雨对于这无理的要求完全不起疑,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 而姜仁旭却为了自己的事情欺负好人太过分了,姜仁旭想到智秀当时卖出去的碗盘,心想会不会就是她买走的? 如果是的话这缘分会不会太巧了? 想到这他无意的笑了一下。

何源卸下内心那颗石头

何源跟瑞雨到咖啡厅但老板已经准备打烊准备泡面招待他们,老板记得何源有次在这等了一整天却等不到人,老板说只要在这等不到的人,隔天两个人一定会见到的,但何源想到智秀不可能出现了,忍不住内心的情感如洪水一般宣泄出来。 后来瑞雨在回家的路上拥抱何源,算是放弃之前最后的道别方式,何源自主进去参观瑞与房间,告诉瑞雨已经将智秀的留音机销毁了。

何源跟韩瑞雨告白

「你放弃了吗? 我很好奇你怎么把百分之一变大。 」瑞雨有听没有懂,这时候瑞雨忘记跟房东有约,何源就离开了,瑞雨后来想了想打电话告诉何源,其实自己没有放弃,何源笑了:「他现在只要看着一个人心情就好,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我需要你,你只要让我看着你就好。 」,瑞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何源此时又说:「陪在我身边吧! 」。

一半的一半第7集

一半的一半

韩瑞雨想念父母亲

何源一早来到录音室,偷偷观察韩瑞雨上班的样子,又在听着音乐哼着歌嘴里念念有词:「好想给他们听听。 」,何源不打扰她悄悄的离开,并传简讯问好,瑞雨马上爬起来回覆,「你知道你有个口头禅吗? 」何源的讯息让韩瑞雨以为他来过,又惊又喜的回头却扑了个空,何源后来跑去买瑞雨在工作上方便用的枕垫和拖鞋送给她。

姜仁旭家里的花

姜仁旭请教纯好花死掉后如何处理,有一盆油加利,纯好说到:「瑞雨也有一个之前差点死掉,给自己救回来了! 」,姜仁旭猜测瑞雨的花可能是智秀去录音室时送的吧。 更加想知道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了,认为瑞雨一定知道智秀一些什么事情。

瑞雨对抗心理的创伤

其实瑞雨最希望的是父母亲能听到她所制作或修改的声音,但那一年的火灾带走她的家人,从那之后再也不敢回去面对老家。 何源弹琴瑞雨修改声音,第二天一早买了故乡襄阳的车票,一路上心理不停在纠缠,闭着眼睛走到自己家门前的空地,忍不住泪流满面:「这是我录的。 我回来了,妈妈、爸爸。 」,何源因为担心一路都跟着,看见她克服心魔,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 回到家已经晚上了,瑞雨帮他搬新的家具,躺下没几分钟就安心的睡着了。

姜仁旭公演完美结束

姜仁旭公演当天情绪很不稳定,纯好找到不敢下车的姜仁旭,抓着他的手给他鼓励,做到钢琴前姜仁旭看着瑞雨憋着内心的不安,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完美的表演完曲目,丝毫没有之前不稳定的状态,反而无比流畅。 让姜仁旭心里焦躁的那个人没有来,那个人或许就是指何源吧。

一半的一半第8集

一半的一半

全恩珠分手了

金昌燮受不了两人感情公开之后的压力,跟全恩珠提分手。 瑞雨听金敏静说他们分手的消息,这几天都特别花时间陪全恩珠,全恩珠嘴巴上说不在意,但私下还是没办法不去注意金昌燮,时不时就躲到瑞雨的地下室房间。

姜仁旭的琴声

姜仁旭到录音室练习,他问瑞雨花盆的事情,瑞雨告诉他这是一个朋友送她的,但后来去了很远的地方,姜仁旭听出来她在说的人就是智秀。 想到这里姜仁旭又没心情弹钢琴,纯好在楼下听没有声音也进来看看,姜仁旭只好再跟瑞雨约晚上录音。 此时瑞雨听着姜仁旭的琴声,心想智秀当时说的音乐会不会就是姜仁旭?

纯好家的抽屉发现智秀留音机

纯好从乡下回首尔后都借住在何源家,但河源都住智秀以前的地方,这里变成为纯好家了。 下班后瑞雨到纯好家,语音管家名字从智秀变成纯好了,纯好看出瑞雨最近似乎有谈恋爱的感觉,瑞雨笑笑的说自己在单恋吧,对方只是需要她,不过她也觉得或许这样单纯的陪伴就很好了。 瑞雨走到一间小房间,发现抽屉里放着智秀留音机,离开时偷偷把她拿走了。

韩瑞雨的陪伴

何源想见瑞雨,瑞雨工作结束后,习惯性的去找何源,单纯想陪在何源身边,这天晚了可能没办法去,不过何源跟他说:「我的棉被也不会有其他人用,你想来就来吧,由于可能没办法搬去地下室。 」,这意思似乎是表达想跟瑞雨一起住吧,瑞雨欣喜若狂,但是这几天她必须回去陪恩珠,期待之后再次见面。

一半的一半第9集

一半的一半

韩瑞雨和何源是相恋

韩瑞雨去纯好家偶然遇见来修灯的何源,何源对她说:「你都没时间来看我了,怎麽有时间看我住的房子,看我和房子有什么不同吗? 」,瑞雨的脸瞒不过何源,何源也直接告诉他这是第一次经历两个人恋爱,想认真跟瑞雨在一起,瑞雨一时脑袋转不过来紧张的离开。 最后瑞雨在心中确认自己不再是何源单纯需要的人,而是真正想在一起的,她准备一些衣服 到何源家。

韩瑞雨跟姜仁旭合作录原声带

姜仁旭渐渐地好转回到以前弹琴的步调,这天瑞雨跟姜仁旭合作录原声带,成功的完成,大家正想等一下要去哪庆祝,姜仁旭一句话不说的独自离开,原本纯好连拉炮都准备了,拿去给姜仁旭:「这是我自己想要用的,但看你心情好像不适合,都买了也是给你的,就拿去吧。 」,姜仁旭拿起一个拉开会心一笑。 而纯好包了大红包给瑞雨,也让她加薪了!

金敏静曾经住过恩珠宿舍

晚餐时间都不见金敏静的身影,大家都害怕她在房里做什么傻事,连忙打开门,看到金敏静在找天花板上的东西,原来金敏静是好几年前住过最后一间房的人,曾经年轻貌美的她,如今已经发福老去了,但是天花板上纪录的东西还是很值得回忆,在这幸福的回忆或许就是每个人喜欢恩珠宿舍的原因吧。

金智秀信里写知道何源母亲死因

智秀当年写无数封信件给纯好,信里说到「我知道何源母亲过世的原因,我好痛苦,只要何源能谅解,我就能释怀了。 」,何源看见信件认为母亲的死一定有其他原因。 姜仁旭告诉纯好,自己最后悔的就是说出实情,当年无心的谎言,害死了一条人命,这件事智秀也没办法原谅他,他很难过智秀为什么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就在这时候瑞雨跟智秀留音机聊天,播放姜仁旭的音乐,智秀突然说:「我知道卖碗了原因了! 」。

一半的一半第10集

一半的一半

瑞雨和何源同居了

何源抱着瑞雨说:「一起住在这好吗? 明天开始吧! 」,瑞雨一下子回道:「从现在开始吧! 」,并和何源一起回家收拾自己的行李,确认心意的两人在车上亲吻了。 「那个瑞雨可能有时候会在我那住几天。 」见瑞雨不敢开口何源帮替她说:「因为这边是她的家呀。 」所以何源礼貌的问恩珠,恩珠、金敏静相视眼眶泛泪,瑞雨也舍不得离开恩珠宿舍,大家点头同意了,瑞雨搬一些物品到玉仁屋(何源家),开始两人短暂的同居生活。

姜仁旭和智秀的影片

一清早何源到录音室找瑞雨巧遇纯好,纯好才发现瑞雨和何源再一起了! 何源无意间看到姜仁旭的宣传影片,发现原来他就是智秀先生,决定去找姜仁旭问个清楚。 电话问纯好姜仁旭下次去录音室的时间,纯好以为何源是想帮他了解姜仁旭,便告诉他明天晚上有预约。

韩瑞雨发现智秀的老公就是姜仁旭

姜仁旭想到智秀说声音效果很好的房子,纯好二话不说跟何源约见。 这时候瑞雨看到姜仁旭把曲命名为「弥矢岭的彩霞」是他妻子喜欢的地,瑞雨想到之前智秀说2012曾去过的地方,才意会到大事不妙了,姜仁旭就是智秀的老公! 瑞雨马上联系纯好绝对不能进去玉仁屋,也把在姜仁旭的谱最后一页看到智秀和姜仁旭的合照传给纯好。

何源想问姜仁旭真相

纯好也不敢相信当时姜仁旭说死了的那个人就是何源母亲。 第二天何源直接到录音室堵姜仁旭,纯好立即拒绝他们碰到面,何源正要离开时听到钢琴声,姜仁旭已经抵达录音室里面,何源直接往那走去,明天就是姜仁旭公演,为了不在此时影响姜仁旭好不容易稳定的心情,纯好一个箭步挡在录音室门前哭求何源离开,不过这些对话已经被在门后的姜仁旭听的一清二楚。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