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评】《后翼弃兵》第一季:精彩万分的棋盘旅程

以运动竞赛作为题材的作品不胜枚举,但讲述棋艺的故事倒是相当少见,因此Netflix的《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在其中便显得独树一格。这是一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迷你影集(也就是没有续订第二季的计划),由《罗根》的编剧Scott Frank创作,描述一名天才棋士如何在西洋棋职业生涯中找寻自我以及当初下棋的初衷。

故事主要发生在50至60年代,聚焦在一位天才神童Beth Harmon(Anya Taylor-Joy饰演)身上,年幼时的她(Isla Johnston饰演)因为母亲过世而被送到一间孤儿院,并在那里认识了死党Jolene(Moses Ingram饰演)。Beth偶然间在孤儿院地下室见到技工Shaibel先生(Bill Camp饰演)正在下西洋棋,对这黑白棋盘产生兴趣的她在Shaibel的指导下坠入了西洋棋世界,长大后更成为家喻户晓的职业棋士,但功成名就的背后却也承受着难以想像的压力与挑战。

由于描写棋艺竞赛的故事相当少见,《后翼弃兵》从序幕开始便显得格外新鲜。尽管大多数观众都对西洋棋相当陌生,优秀的执导手法依然能轻易让人感受到赛局中厮杀的紧张气氛,其中也运用相当有趣的「天花板棋盘」概念,为相对静态的思考过程增添视觉上的戏剧张力。也因为剧中有着大量棋局场景,《后翼弃兵》的台词数量相较于其他影集便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利用许多蒙太奇展现对弈的过程,Carlos Rafael Rivera(曾为Netflix的《无神之境》配乐)的优雅配乐也因此占有相当重要的一席之地。

50至60年代的故事设定无论是服装、妆发及布景设计梦寐以求的黄金年代,《后翼弃兵》全剧充满了怀旧又华丽的时代元素,然而其中的时髦配色也不至于过度渲染炫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有剧中美到没话说的摄影,精心设计的构图与运镜让全剧充满令人享受的极佳质感,最重要的是,这些极具风格的画面设计都是建立在扎实的剧本基础上,因此不会令人感到风格大于实质。

想当然,全剧之所以能够如此光芒四射,自然要归功于饰演主角Beth的Anya Taylor-Joy。目前年仅24岁的她在2015年的《女巫》中初次崭露头角,后续在奈沙马兰的《分裂》及《异裂》中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吃重戏份,今年则有超级英雄电影《新变种人》的上映,无疑是近年来最受注目的潜质巨星,然而她在《后翼弃兵》中才真正得到展现不俗演技的绝佳机会,不论是刚离开孤儿院的羞涩少女或是纵横棋场的老练选手,Anya Taylor-Joy以兼具广度及细腻度的方式成功诠释这位独特角色,更加确定她已走在未来跻身一线女星的道路上。

描写女性主角在男性主导的西洋棋世界中闯荡的《后翼弃兵》多少有着墨一些性别刻板印象以及随之而来的挑战,但故事本身并没有太过聚焦在这块领域,而是将主轴放在Beth不美满的家庭、突如其来的名气以及严重的物质成瘾问题,这样的故事概念其实也与常见的摇滚巨星传记故事相当类似,但Scott Frank的剧本将这些元素编织得恰到好处,优秀的台词编写更生动地带出Beth的个性,其中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当一位记者问到Beth是否将棋子投射为父母,她回答对她而言棋子就只是棋子,充分展现了她一心想赢得比赛的务实性格。

虽然赢得竞赛无疑是《后翼弃兵》故事中的一大主轴,但剧本最为成功之处是在于描绘Beth与生命中贵人们的关系,无论是她与养母Alma(Marielle Heller饰演)之间的互相扶持,或是与孤儿院玩伴Jolene的深刻友谊,又或者是职业生涯中与其他棋士之间的复杂情感,最不得不提的当然还有带领他进入西洋棋世界的技工Shaibel先生,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让最后的第七集充满了感性又爆发性的强大火力,大大弥补了本剧在中段时步调有些缓慢的缺憾。

总而言之,围绕着西洋棋的《后翼弃兵》有着竞技节目中难得一见的人文气息,并兼具了艺术美感、娱乐性以及令人着迷的角色及故事,不但在这个因为疫情而低迷的秋天带给观众一个惊喜,也毫无疑问是今年Netflix的最佳影集之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