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评】《破案神探Mindhunter》第二季:更加紧凑的高质感犯罪影集

经过了近两年的等待,Netflix的《破案神探》(Mindhunter)终于迎来了睽违已久的第二季,这部由名导大卫芬奇担任执行制作的犯罪影集充满了令人赞叹的精致细节、出色的演出以及内敛却又深刻的惊悚气氛,颇有同样来自大卫芬奇的犯罪电影《索命黄道带》的味道,在令人眼花撩乱的众多Netflix影集中显得格外突出。

延伸阅读:【影集影评】《破案神探Mindhunter》第一季:耳目一新的犯罪作品

第一季的故事围绕在由FBI探员Holden Ford(Jonathan Groff饰演)、Bill Tench(Holt McCallany饰演)以及心理学博士Wendy Carr(Anna Torv饰演)所组成的三人组合,他们在FBI中成立了尚在草创时期的「行为科学部门」,透过一连串与连环杀手之间的访谈,探索当时极为创新的「罪犯侧写」领域。《破案神探》第二季依然以这样的访谈形式揭开序幕,然而整季的火力自中段起便真正开始发酵,尤其是当剧情转向发生在1979年至1981年间、轰动全美的「亚特兰大杀童案」之时,整季引人入胜的程度可以说是更胜以往。

Netflix的《破案神探》在某种程度上与HBO的《无间警探》有些类似,不但两者都是设定在上世纪的复古警探影集,更都倚赖着大量的「对话」进行故事,虽然《破案神探》并没有刺激的枪战或是挑动感官的暴力血腥,却仍能透过角色之间的对话产生令人神经紧绷的戏剧张力,其中最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可能就是上一季的「女大生杀人魔」Edmund Kemper(Cameron Britton饰演),而本季最令人注目的则是由Damon Herriman所饰演的Charles Manson(有趣的是,Damon Herriman也在今年《从前,有个好莱坞》中饰演这位鼎鼎大名的邪教领袖),《破案神探》在屏幕上精彩重现了这些历史上恶名昭彰的连续杀人犯,并从这些看似冗长的对话建立起主要角色的个性,进而成为推展故事的动力。

位于这三人组合中心的Holden Ford探员在上一季结尾有着相当戏剧化的发展,特立独行的他在与Edmund Kemper的近距离「互动」中深受惊吓,甚至导致恐慌症发作,如此出乎意料的剧情转折具有相当大的潜质,可惜的是,第二季故事似乎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仅仅在第一集中稍做交代,之后便不再多作着墨,Ford贯穿整季的故事都着重在他对「罪犯侧写」的固执,虽然这属于角色设定的一环,但却也时常让观众如剧中警方般难以被说服。

相较之下,他的伙伴Bill Tench则一直都是这个组合中最为有趣的一位,虽然这种在事业及家庭之间蜡烛两头烧的硬汉警探在以往便屡见不鲜,但靠着相当扎实的背景故事所赐,Bill依然算是全剧最为有趣又最能令人感同身受的角色。本季中的Bill不但得面对丧心病狂的杀人魔,愈来愈难以控制的Ford也挑战着他的职业生涯,然而最为难受的打击还是来自家中的小儿子Brian(Zachary Scott Ross饰演),这一连串排山倒海的压力让Bill的故事格外具有渲染力,而Holt McCallany的精彩演出更让这位角色在屏幕上每每都能抢走观众的目光。

如果要说《破案神探》与HBO的《无间警探》最为明显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破案神探》有Carr博士这样的女性主要角色。Carr博士在本季有了远比上季更加吃重的戏份以及更加丰富的角色塑造,可惜的是,这在某种程度上却明显是为了补偿故事的短缺,换句话说,《破案神探》第二季并不知道要如何将她放进已经相当拥挤的故事中,于是只能让她自成一格般地独立发展,导致她的故事与主要剧情几乎毫无关联,与另外两位主要角色比起来更有些格格不入,也因此成了本季最大的遗憾之一。

乍听之下第二季似乎在许多方面都难以与第一季匹敌,所幸全新的故事主题让本季有了新的气象,甚至让主要剧情更加引人入胜。以访谈方式进行的《破案神探》在第一季便让人感到相当耳目一新,却不可否认有着故事四散的现象,所幸到了第二季便有所转变,观众总算得以见到这些探员将「罪犯侧写」实际运用到案件调查的过程,这个发生在亚特兰大的杀童案串起了第二季的故事中心,因此整季的进行步调有了长足进步,并让角色有了更为明确的动机及发展方向。

整体而言,《破案神探》第二季利用第一季所打下的基础,将中心的三位角色做出更深入的探索,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新角色,例如协助他们的警探Jim Barney(Albert Jones饰演),以及领导受害家属的Camille Bell(June Carryl饰演),虽然有时故事编排仍有些混乱,但有了杀童案凶手这位主要「反派」,让第二季的故事有了明确的「终极目标」,也让整季的节奏更加优秀,证明《破案神探》这部Netflix犯罪影集依然拥有着不输以往的魅力。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