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评】《黑镜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寻找曙光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移动设备的崛起与社群媒体的风行,照理说要增进人类生活品质的科技发展往往令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更加复杂,不禁令人怀疑究竟是服务人类的工具或是自我局限的桎梏。 《黑镜》(Black Mirror)的出现让我们有更多思考与检视科技的机会,这部由Charlie Brooker创作的英国影集在2011年推出后获得广大回响,并从第三季转手给Netflix后得以在全球 播放,然而不变的是仍充满悲观、黑色甚至带点超现实的剧情,虽然剧中未来感十足的科技经常是令剧情急转直下的导火线,但故事重心始终在于人性的脆弱并对当今社会做出无情的批判与嘲讽。

向来以短篇独立故事形式为主的《黑镜》在迈入第四季后也不免得寻求自我突破,随着电影与电视剧中「共同宇宙」观念的盛行,《黑镜》也从本季开始建构自己的「 黑镜宇宙」,试图在原本各自独立的故事间作出链接,例如第一季中的圆圈式影像数据库便在本季出现,放置于太阳穴的连接器也成为随处可见的装置,然而可惜的是这样的链接仅止于刻意的彩蛋安排,并看不出实质上的好处与必要性,唯一立竿见影的效果可能就是引发不少网络上的讨论与臆测。

整体而言,《黑镜》第四季仍靠着丰富的创意而有相当程度的可看性,剧中融合现今电玩、交友软件与监视系统等早已成为我们生活一部份的科技产品,让本季发展出了不少相当优秀的出色作品,例如《联邦星舰卡里斯特》及《约会程序》均在大胆的想象下交出引人入胜的故事,足以在整个《黑镜》系列中名列前茅,但同时第四季也有一些比较疲弱的集数, 使整季的表现较为参差不齐。

 

第一集:《联邦星舰卡里斯特》(USS Callister)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强劲的序幕可以说是《黑镜》第四季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将复古味十足的《联邦星舰卡里斯特》作为本季第一集成功抓住渴望新鲜感的观众的注意力,让我们穿梭在冷冽的现实世界与缤纷的虚拟现实,进而探索人性的黑暗与道德的界线。

由Jesse Plemons饰演的Robert Daly在白天是一位虚拟现实游戏公司的技术长,虽然他与James Walton(Jimmi Simpson饰演)同为这家公司的共同创办人,却因为胆小怯弱的个性被强势的James抢尽锋头,还不时遭受同事的冷漠对待与私底下的闲言闲语,于是到了夜晚他将这些同事的意识复制到自己架设的离线服务器中, 在这个私人牢笼中奴役他们以补偿内心的自卑感。

探讨将个人意识独立储存所招致的道德问题一向都是《黑镜》中常见的题材,例如《白色圣诞节》及《圣朱尼佩洛》中均有类似的科技应用,这样的概念发展到了第四季也几乎成为本剧的招牌,但《联邦星舰卡里斯特》却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老调重弹,这要归功于对经典影集《星际争霸战》的巧妙模仿让本集显得独树一格。 剧中现实世界的阴郁气氛与虚拟世界中复古华丽的风格形成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差,对白中恰到好处的幽默感(「随便按个按钮,反正它们都一样! 」)也与科幻喜剧主题相得益彰,而本集的特效以电视剧的标准而言也很令人刮目相看。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的《黑镜》都没有明显的反派存在,故事主轴都是放在人类滥用科技所带来的危害,但从第四季开始则采用比较类似传统电视剧「每周反派」的模式。 《联邦星舰卡里斯特》中的Robert便是一位具有反派色彩的角色,然而他并非纯粹的恶棍,或者应该说他打从心里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是邪恶的。 试想任何人在白天遭受如此霸凌般的对待,其心中的不平衡势必将在夜晚化为寻求自我排解的动力,只是他将错误的科技运用在错误的目的上,最终走上无法挽回的道路,在许多层面上甚至更让人为他感到同情与怜悯,这样的角色在演过《绝命毒师》与《冰血暴》的Jesse Plemons演出下相当游刃有余,也是第四季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大亮点。

 

第二集:《方舟天使》(Arkangel)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方舟天使》在播出前便因为由Jodie Foster担任导演而受到各方的关注,而本集的科技也是整季中最有可能先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应用,在强大的定位系统与身体监控装置随处可见的现代,甚至可以说已经正在你我身边悄悄地发生中。

故事中的母亲Marie Sambrell(Rosemarie DeWitt饰演)为了保护女儿Sara而参与一项极具争议性的试验计划,为Sara植入可以让父母全天候监控的「方舟天使」,这样的科技本身出发点无疑是良善的,但想当然在《黑镜》的世界中所有科技往往都遭受人类的滥用而带来危害。 在「方舟天使」庇荫下长大的Sara虽然获得看似安全的成长环境,但她眼中的世界却是高度扭曲下的人工产品,如此从外在被剥夺的负面情绪彷佛代偿作用般直接在Sara内心油然而生,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

如同Jodie Foster近几年执导的作品,《方舟天使》拥有浓厚的独立电影风格并着重于女性在生活中所遭受的困境。 饰演母亲Marie的Rosemarie DeWitt在剧中的精彩演出相当令人注目,撑起这个关爱中又带有歇斯底里般控制欲的焦虑母亲,相较之下女儿Sara的角色便比较平板,剧本对这个角色的处理也有些先后不一致的问题,例如故事后半段长大后的Sara却彷佛没有受到「 方舟天使」的明显影响,她所表现出来的几乎与一般青少年没有不同,最终母女爆发冲突还是在于Sara感到遭受母亲的背叛,使得故事前后两部分显得有些疏离。

 

第三集:《鳄鱼)(Crocodile)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黑镜》从第三季开始被Netflix接手后便比较偏向美剧风格,也令人不禁怀念过去英剧时期浓浓的欧洲气氛,于是在冰岛拍摄的《鳄鱼》便在本季显得与众不同,壮观的冰原、积雪的街道配上黑暗沉重的剧情甚至有些北欧惊悚电影的味道。

除此之外,《鳄鱼》在故事的叙述技巧上也与《黑镜》其他单线剧情相当不同,而是采用双线并行的方式开启故事。 剧中声势如日中天的建筑师Mia(Andrea Riseborough饰演)为了掩盖数年前的一场意外在饭店冲动杀死多年不见的朋友,看似谨慎又完美的善后计划却因为街上一起比萨无人车车祸而产生裂缝,负责调查车祸的保险调查员Shazia(Kiran Sonia Sawar饰演)在使用「 录忆机」侦查案件的过程中不断寻找潜在的目击者,导致这两起乍看之下毫无关连的事件渐渐产生了交集。

双线并行的《鳄鱼》在步调上不免稍微缓慢一些,然而这样的缓慢步调在这部有些黑色电影风格的作品中却相当适合。 随着Shazia抽丝剥茧地逼近真相,Mia也一步步放任自己往黑暗深渊迈进,进而造成最后悲剧性的结局,虽然只有短短一小时,但《鳄鱼》对于惊悚气氛的铺陈相当优秀,也是《黑镜》近期最黑暗沉重的集数之ㄧ,而剧中对于记忆侦查这项科幻概念的描写也相当精致,尤其透过气味与音乐等记忆暗示的手法更是令人感到耳目一新。

 

第四集:《约会程序)(Hang the DJ)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一向着重在科技黑暗面的《黑镜》往往都有一个相当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对于这些科技的批判时常是为反而反,虽然如此黑暗又虐心的剧情对观众而言相当过瘾,但到后来却不免沦为说教意味浓厚的陈腔滥调,这样的固定模式在第三季《圣朱尼佩洛》(San Junipero)的推出后终于被打破,证明优秀的编剧可以兼具对于科技的正面评价以及《黑镜》的中心思想,而《约会程序》便可以说是第四季的《圣朱尼佩洛》,同样是一部拥有快乐结局的出色作品。

《约会程序》故事发生在一个看似世外桃源的理想世界,Amy(Georgina Campbell饰演)及Frank(Joe Cole饰演)两位主角因为配对系统「Coach」的指示进行了一次尴尬却又意犹未尽的约会,在结束这短短12小时的相会后,这个号称拥有99.8%准确率的约会软件继续为两人进行一次又一次的配对, 其中有些看似完美却禁不起时间的考验,有些则是注定对双方都是一场折磨,令两人不禁怀疑这系统的准确性。

《约会程序》的故事在一开始因为缓慢的步调而不算特别吸引人,但随着剧情的推展,两位主角所生活的世界却因为相当不真实而传达出一种诡异又有趣的气氛,例如故事中所有人物似乎整天都在进行约会行程,不需要工作也没有其他任何家人朋友,甚至连在这个世界中用石头打水漂也都固定弹跳四次,到了故事中段时多数观众便能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而一切的铺陈在最后两人决定反抗系统后终于获得了回报,原来他们这长时间的生活不过是一次精密的电脑模拟,配对软件在确定拥有99.8%的成功率后才对现实生活中的两位主角进行交友推荐。

神秘的另类世界、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的情侣,再加上如此巧妙的剧情转折,这让观看《约会程序》的观众几乎没办法不联想到《圣朱尼佩洛》,两者相似处多到很难用巧合解释,但这并不代表《约会程序》只是一部《圣朱尼佩洛》的复制品,事实上本集以电脑模拟作为概念不仅在《黑镜》系列中前所未见,这也是对现今许多电脑的算法终极狂想, 虽然这样精准的模拟能带给人们高度成功率的人际关系,然而这是否又会产生其他的道德问题? 《约会程序》在精采的剧情之外也提供更多对科技反思的角度。

 

第五集:《金属头)(Metalhead)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金属头》可能是《黑镜》第四季中最特别也最具争议性的一集,这不仅是因为整集都以黑白画面拍摄,而极少角色及对话的剧情在《黑镜》系列中也相当难得一见,试图挑战广大观众的接受度。

《金属头》的故事发生在一个看似「末日后」的世界,主角Bella(Maxine Peake饰演)一行人在废弃仓库中搜寻不明物资时遭受「机器狗」的攻击,唯一存活的Bella发挥坚强的求生意志与智能试图躲避行动迅捷的机器狗。 《金属头》整集美丽的摄影无疑是一大卖点,机器狗的特效质感也只有完美可以形容,除此之外,剧中不论是对机器狗或是女性英雄的描写都有许多对经典电影作品致敬的痕迹,最明显的是受到《魔鬼终结者》及《异形》的影响,不少幕甚至还有Stanley Kubrick《鬼店》的影子。

可惜的是,尝试做出大胆突破的《金属头》在故事中心上却显得相当乏善可陈。 《黑镜》的故事通常都着重在科技的发展与人类的运用,然而本集唯一的科技「机器狗」看来就仅仅只是个杀人机器,难以提供更多的想象,或许故事中的末日世界是由于人类对于科技滥用的反扑,导致机器狗的横行与人类的灭亡,但在欠缺背景故事的带动下还是让整集显得相当疲弱。 或许正因为如此贫乏的剧情,看得出编剧相当努力想替故事增添更多层次,例如最后的小熊娃娃便可能是要传达众人在末日中仍不放弃的人性或希望,然而冒着如此生命危险的行动还是让人感到相当不解,难免成为本季最弱的一集。

 

第六集:《暗黑博物馆》(Black Museum)

【影集影評】《黑鏡Black Mirror》第四季六集全:黑暗中尋找曙光

如同2014年的圣诞特辑《白色圣诞节》,为第四季收尾的《暗黑博物馆》也是由三个小故事所结合而成的一集,同时也扮演着整合「黑镜宇宙」的角色。

《暗黑博物馆》第一个出现的角色是来到加油站替车子充电的Nish(Letitia Wright饰演),等待充电的同时她在加油站旁边发现一间「暗黑博物馆」,馆长Rolo Haynes(Douglas Hodge饰演)带着她参观这间博物馆收藏在《黑镜》系列作品中出现过的许多物品(彩蛋指数破表! ),并告诉她三个自己曾亲眼目睹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讲述一位医生如何运用Rolo所开发的科技行医,却对痛觉上瘾而走上自我毁灭之路;第二个故事是一个男人将昏迷不醒的妻子意识移植到自己的脑中,最后却造成家庭悲剧;第三个故事则是被判处死刑的犯人将自己的意识卖给馆长,自愿成为「暗黑博物馆」的展品。

这三个故事各自有各自的寓意,然而同样的是都深具经典的《黑镜》风格,在Douglas Hodge带着戏谑的口白叙述下让这三则故事既有警世意味又富戏剧张力,其中第一个故事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共享感觉」的概念在以往《黑镜》系列中并没有出现过,而诡谲惊悚的剧情更是非常吸引人,甚至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 然而如此强烈的剧情也让第二及第三个故事在回到《黑镜》常见题材后显得比较平淡。

既然是《黑镜》的故事,本集的结局绝对不会是Nish听完三个故事后就开着充好电的车子离开。 《暗黑博物馆》整体故事架构与《白色圣诞节》类似,于是最后剧情转折的到来并不算意外,但将整个故事化为Nish的复仇之旅仍能带给观众一丝惊喜。 在这集中我们看到馆长Rolo由于滥用科技而自食恶果,然而Nish报复他的方法也是利用他所发明的科技,如此又将本集拉回到《黑镜》的中心思想,科技本身就像一把中立的双面刃,带来福祉或灾难全依赖人类的运用,这样稳扎稳打的叙事方式也为第四季画下颇为完整的句点。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