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评】《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第二季:更加突破的出色续作

经过超过一年的等待《怪奇物语》第二季(Stranger Things 2,为了更像80年代电影,官方剧名是「怪奇物语2」)总算又回到了Netflix,这部由杜夫兄弟(Duffer Brothers)创作的影集在去年一播出便成为年度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剧中将80年代的流行文化与恐怖片元素做了相当道地的重现,怪诞但不荒谬的剧情非常引人入胜。 要在如此成功的第一季之上发展出令人满意的第二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令人惊讶的是第二季不但维持着以往的超高水准,甚至在许多层面都比第一季来得更好。

延伸阅读:【影集影评】《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第三季:全面升级的冒险

《怪奇物语》第二季接续着第一季的故事,在上一季事件落幕近一年后的霍金斯镇又接二连三发生一连串神秘事件,大量的南瓜田在万圣节前夕遭到不明污染的袭击,引起警长Jim Hopper(David Harbour饰演)的注意并着手调查感染的来源。 从《颠倒世界》幸存回来的Will(Noah Schnapp饰演)则持续受苦于恐怖的幻觉,似乎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对霍金斯镇虎视眈眈,于是他的妈妈Joyce(Winona Ryder饰演)与他的好友们Mike一行人也得想办法拯救陷入危险的Will。

《怪奇物语》第二季基本上维持着第一季的故事进行方式,以成人、青少年与小孩三组分别作为剧情的起点,整体风格也有着浓浓80年代的复古味,对史蒂芬金与史蒂芬匹伯等大师的致敬依然随处可见,然而跟第一季比起来故事更加原创,许多致敬也不像第一季那么的刻意(例如第一季许多幕都明显是直接移植《E.T.》)。 此外,《怪奇物语》第二季的故事规模也比上一季更加庞大,不论是政府阴谋论或是超自然世界都有更多的延伸,例如除了第一季中的「11」(Millie Bobby Brown饰演)之外,世界上还有其他被能源部绑架过的小孩,而新角色报社记者Murray Bauman所代表的媒体力量也是阴谋论题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上一季作为《颠倒世界》主要怪物的《大魔神》在本季也有更多的背景描述,并揭晓了拥有自我意识且可能是本剧最终敌人的夺心魔(剧中也被称为黑影怪物)。

【影集影評】《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第二季:更加突破的出色續作

在第一季便一鸣惊人的小孩角色们仍旧是本季非常亮眼的组合,其中普遍受到赞誉的Dustin(Gaten Matarazzo饰演)依然相当抢眼,不管是他所展现的幽默、讽刺或是小聪明,这个缺牙又可爱的角色在Gaten Matarazzo的演出下几乎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 然而本季最让人惊艳的还是Will的表现,在上一季中大部份时间都缺席的他在第二季有大量的戏份,并在剧情转折上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他试图勇敢面对「夺心魔」却意外成为它与现实世界的桥梁,随着剧情的发展Will的内心也渐渐被这个另一个世界的怪物占据。 这类小孩子着魔的剧情在许多作品中都屡见不鲜,但Will被占据并非一瞬间的结果,而是以相当细微、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并在最后的「驱魔仪式」中到达相当吓人的境界,这样的演出就算是对成年人来说都相当困难的挑战,何况饰演Will的是年仅13岁的演员Noah Schnapp。

《怪奇物语》从第一季便创造了一群有血有肉又能让人感同身受的角色,而第二季则在第一季建立的基础上为他们加入更多的感情元素,不但Will的妈妈Joyce交了在电器行上班的老实男友Bob( 《魔戒》 Sean Astin饰演),以及他们加入更多的感情元素,不但Will的妈妈Joyce交了在电器行上班的老实男友Bob(《魔戒》Sean Astin饰演),Nancy(Natalia Dyer饰演)、Steve(Joe Keery饰演)与Jonathan(Charlie Heaton饰演)之间的三角关系在本季也有许多的描写,甚至这群小孩们也因为新同学Max(Sadie Sink饰演)的出现而争风吃醋。 这些感情关系也是剧情上相当重要的一环,其中Nancy还出于对Barb之死的罪恶感离开Steve,另外与Jonathan进行揭发能源部的计划,希望能还给Barb与她的家人一个公道,虽然Nancy这样的抉择因为Steve在剧中愈来愈完美的形象而显得有些不自然,但探究她对Barb的歉疚以及与Jonathan的共同点还算可以理解。

相较之下,Joyce、Bob与Hopper警长三人间的感情关系则处理得比较好,Joyce与Hopper之间一直都有一丝不言而喻的暧昧,从高中就已相识的两人在过去一年共同经历了疯狂的冒险,让这样共患难的「友情」显得更加珍贵,但本季并不急着将他们两人凑成一对,而是介绍了一个新角色Bob。 生性乐观活泼的Bob与深受创伤的Joyce本身就是一对非常有趣的组合,他们之间的差异替本季增添了许多幽默的时刻,一开始看似烦人丑角的Bob也随着剧情的发展愈来愈讨喜,虽然他最后的牺牲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意外,但看到如此善良又勇敢的角色死去所带给观众的冲击却一点都不少,这也成为让Joyce最后放手一搏拯救Will的动力。

【影集影評】《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第二季:更加突破的出色續作

如果说第一季结局中有哪段伏笔最让人充满悬念,那想必就是「11」的下落。 上季结局中Hopper在树林里摆松饼的一幕便暗示他们两人将成为合作的伙伴,虽然说这样的剧情安排在当初看来有些突兀(因为上一季中的Hopper警长跟11似乎根本不熟),但《怪奇物语》第二季用倒叙的方式补足了他们在第一季后的故事细节,剧情中穿插了11逃离「颠倒世界」、在树林中流浪到被Hopper收留, 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但贯穿了第二季的故事,也成为本季最成功又最感人的一点。

在某种层面上,Hopper收留了11是从她身上看到了死去女儿的影子,而11也将Hopper视为生命中缺席的父亲角色,他们两人在与世隔绝的小木屋中过着互相「妥协」的生活,或者应该说都是在追求「一半的快乐」,然而他们都在这段旅程中发展出了真正的父女情感,尤其最后一集的车上谈话以及关上「颠倒世界」大门后的拥抱都非常令人动容,David Harbour与Millie Bobby Brown的精湛演出让观众可以深深感受到他们生活中的快乐、愤怒、失望与悲伤,几乎是近年来最好的银幕父女档。

做为故事中心最关键的角色,本季在11的角色塑造也下了非常多的功夫,其中最有趣的便是第七集将场景从充满乡村风格的霍金斯镇移到了龙蛇杂处的芝加哥,在那里她遇到了同样在实验室中遭受荼毒的「8号」Kali(Linnea Berthelsen饰演),并被迫面对心中的恐惧与自我价值的质疑。 虽然这集看似跟主要剧情无关,大胆跳脱《怪奇物语》的既定风格难免会让这集成为评价相当两极的一集,但这段芝加哥之旅却在11的角色成长上有着更重要的地位,不但让她想起对「家」的种种牵挂,更在她绕了一圈的寻根之旅后给予她勇气回到霍金斯镇面对自己的命运,一肩扛起责任关上「爸爸」幻觉口中所说被她开启的「可怕的伤口」。

【影集影評】《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第二季:更加突破的出色續作

《怪奇物语》第二季的另一个突破便是对「邪恶」的描写,第一季中我们看的角色几乎都是很明确的善恶分明,只有Steve在故事中有从「恶霸变暖男」的转变,但在第二季中许多角色都被赋予了更立体的一面,也更加处于道德上的灰色地带。 例如第一季在能源部中负责实验的Brenner博士便是完全的邪恶,而这季领导能源部的Owens博士在一开始乍看之下也是类似的定位,但到了本季尾声时却也是主角们的盟友(至少目前是这样),甚至连整季都看似是恶霸角色的Billy也在暴躁的父亲前显露出脆弱的一面,暗示了他的扭曲个性也是来自不美满的家庭。

除此之外,11在芝加哥遇到的「失散姊妹」Kali也是很意思的角色,她与11都被同样的愤怒所驱使,但两人对复仇手段的不同看法导致她们分道扬镳,然而这也不代表Kali是绝对的黑暗,因为她的出发点也与11没有不同。 剧中唯一称得上真正邪恶的可能只有「夺心魔」,但有趣的是它还是蛰伏在看似无辜的Will身上,这让善与恶之间的界线在第二季变得更加模糊,剧中许多角色都有各种不同的面向可以被探讨。

多线并行的《怪奇物语》第二季在加大故事规模后仍一点都不显得凌乱,每个角色剧情之间的相关性与衔接都处理得非常漂亮,黑暗的部份比第一季更加黑暗,幽默的桥段却也丝毫没有减少,叙事技巧上甚至比第一季来得成熟,可以说是相当难得一见的优秀续集。 值得一提的是本季的结局也非常有意义,所有角色都在这些事件中勇敢面对心中的彷徨与恐惧,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以往更加紧密,而以Mike与11在第一季中便提过的雪舞会做为最后场景更是承先启后的聪明选择。

除了出色的剧情之外,《怪奇物语》第二季在画面上也有相当程度的突破,这也要归功于第一季的成功所带来的预算增加,不论是视觉效果或是摄影手法都明显更有电影感,特效与动画怪物的质感也非常好,相当具有当代大作的气势。 《怪奇物语》第一季的成功或许有运气的成分,但连两季都保持如此高的水平已足以证明杜夫兄弟的才华,目前《怪奇物语》预计将至少会有四季的长度,第二季看似美好的结局也留下了「夺心魔」的伏笔,庞大的故事加上优秀的演员、导演与编剧,可想见本剧在未来的发展空间仍不可限量。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