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评】《惨雨The Rain》第一季:缺乏惊喜的反乌托邦故事

 

从《饥饿游戏》、《分歧者》到《移动迷宫》系列的大卖,这股以对抗极权政府或邪恶企业为主题的青少年反乌托邦浪潮虽然在近几年有愈来愈平息的趋势,却仍受到不少观众的青睐,也顺势延烧到电视剧领域,而作为Netflix第一部丹麦原创影集的《惨雨》(The Rain)便试图跨足这个类型,并以较为写实的方式叙述这个惊悚又带点科幻味道的故事。

如同剧名所表明,《惨雨》将原本人类存活所必需的雨水化为致命的威胁。故事开始于正在学校准备重要报告的Simone(Alba August饰演)被突然出现的爸爸Frederik(Lars Simonsen饰演)匆忙带离,从他的口中我们得知雨水被不明的致命病毒污染,任何接触到雨滴的人类都会立即死亡。于是这一家人开着车试图逃离即将到来的致命大雨,然而突如其来的车祸逼迫他们必须躲进藏在树林中的地堡,这个由「阿波罗公司」所建造地堡拥有足够生活数年的食物、饮水及空气。然而刚把家人安顿好的Frederik很快就外出寻求协助,他这一离去便不再复返,使得Simone与她的弟弟Rasmus(Lucas Lynggaard Tønnesen饰演)在地堡里一住就是六年的光阴,直到日渐短缺的粮食逼迫他们必须抉择是否该回到地表。

离开地堡后便是《惨雨》故事的正式开始,这两姊弟加入了另一群在这片废土中求生存的青少年,在他们的旅途上映入眼帘的是绵延无尽的树林、荒废的城市街道与船只残骸旁的跨海大桥等场景,《惨雨》最具特色的便是将丹麦的北欧风情与颓废的末日景象做了新鲜的结合,这般末日后的残破世界使本剧散发出一股《阴尸路》的味道,只是这次威胁不是来自四处窜出的僵尸,而是来自从天边逼近的浓密乌云以及伴随而来的致命雨滴。

以雨水作为危机来源难免会对故事产生一些逻辑问题(例如虽然雨水有毒,空气中的湿气却没有任何影响?),但这样的概念仍算是相当新鲜。令人意外的是,雨水所带来的危机感几乎只存在于第一集,在之后的集数中这些青少年们所面临的威胁还是来自这个末日世界中的复杂人心,他们在旅途上不但得面对外来的种种威胁,还有更多来自内部的冲突与他们自身过去的阴影,「雨水」在故事中往往只是扮演着逼迫角色们不断移动的推力,如此的安排也仿佛是一把双面刃,好处是让故事得以更聚焦在角色们之间的关系,但从另一个方向看来,如果将「病毒雨」的元素移除,《惨雨》剩下的便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反乌托邦青少年故事。

《惨雨》的故事中心在于Simone及Rasmus两姊弟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然而在地堡生活了六年之后,初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他们也渴望能弭补过去几年所未能拥有的缺憾,内心的冲动与现实的考察成为故事中不少冲突与矛盾的来源,进而化为推动其余故事的催化剂。拜优秀的选角所赐,两姊弟之间有股相当具有说服力的手足之情,无论是在地堡内的苦中作乐或是危机中的互相扶持,都凸显出在乱世中对彼此仍不离不弃的主题。

除了主角姊弟Simone及Rasmus之外,在《惨雨》中有着重要戏份的还有他们所遇见的另外五位伙伴,随着故事的进行,这七个人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的不信任渐渐发展为相知相惜的紧密连接。《惨雨》自第二集开始便以大量的回忆画面建构这些角色们的过去,然而可惜的是这些回忆画面都仅止于交代他们在「下雨后」遇见彼此的过程,其中只有Martin(Mikkel Boe Følsgaard饰演)有经历到从富有同情心的军人转化为冷血理性的领导者,又在遇见Simone后逐渐软化的角色发展,其余大多数角色从头到尾几乎都一成不变,普遍相当平板。

正因为如此,欠缺丰富角色刻画的《惨雨》势必得从故事上扳回一成,然而整体的剧情发展却也相当容易预测,对于经常观看电视剧的观众来说,几乎从第一集便可以推敲出整季的重点,例如阿波罗公司是幕后的病毒制造者、Rasmus是抗体关键以及Simone的爸爸在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等都非常显而易见,其余的故事转折往往都建立在剧中角色所做出的愚蠢决定,导致全剧几乎只有前后对剧情有关键影响,中间的旅程显得相当无趣乏味。

《惨雨》第一季只有短短的八集,每集的长度也都少于40分钟,以Netflix的标准来说算是一部相当短小的作品。然而缺乏惊喜的故事很难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就算有精简的长度也显得有些拖泥带水,全剧悬疑气氛的建构也远不如另一部Netflix原创欧洲影集《暗》来得优秀。整体来说,《惨雨》在剧情与角色上都没有触及该有的深度与广度,如果你本身就很喜欢反乌托邦青少年故事,或许可以从新鲜的北欧风格中获得一些乐趣,但如果期望能看到引人入胜或是具有突破性的故事,那《惨雨》可能不会是你的首选。

延伸阅读:【影集影评】《暗Dark》第一季:步调绝佳的欧洲惊悚杰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