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贩肤走卒》:观点引人深思,可惜情节稍嫌刻意

突尼斯电影《贩肤走卒》,在今年成为第一部代表该国入围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的作品,而导演考瑟班哈尼亚于是成为第一位参与这个盛事的穆斯林女导演。

《贩肤走卒》确实有着引人入胜的题材,受到比利时艺术家温德维尔(Wim Delvoye)以人作为载体的艺术创作「Tim」的启发,叙述当一个自由受限的政治难民成为了一件价值不菲的艺术品,他能不能够因此得到自由?

 

「这是场革命!我们向往着自由!」

叙利亚男子山姆阿里(耶海马海尼饰),一天与他的比利时女友艾比(迪黎恩饰)搭乘火车,言语之间,我们明白两人的恋情受制于女方家庭,艾比因为见了家人作媒的对象,两人的关系达到低点。为讨山姆欢心,艾比向山姆示爱。开心之余,山姆就地起舞,大声对车内宣示:

「这是场革命!我们向往着自由!」

很明显,山姆口中的「自由」、「革命」,是对爱人的爱的宣言。但是这句话,触怒了政府当局,让山姆不得已逃亡黎巴嫩,成为了政治难民。

一年后,艾比嫁给了家人介绍的对象。而山姆在屠宰场工作,替合格的小鸡印上记号,时而与艾比视讯,时而寄生在艺术展览的餐会中,偷尝美食的滋味,但在一次身份败露的情况下,邂逅了艺术家杰弗里(柯恩德鲍饰)。

对于山姆的处境,杰弗里提出了一个交易,

「你需要的不是马,而是一张飞天魔毯,我倒是可以提供你一张。」

「你以为你是谁?精灵吗?」

「喔?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个恶魔。」

「你想要我的灵魂吗?」

「我要你的背。」

杰弗里口中的恶魔,便是以著名的恶魔「梅菲斯特」(Mephisto)代称,将这场交易,形容得像是浮士德与恶魔的交易,而那张能够自由穿梭各地的「飞天魔毯」,后来我们知道,便是申根签证,是政治难民难以获取的,而它将化杰弗里新的创作,烙印在山姆的背上。

山姆背上的申根签证,透过有声望的艺术家杰弗里的手,让他瞬间从一文不值的叙利亚难民,成为价值连城的艺术品,更加讽刺的是,成为物品的山姆,确实如杰弗里所言,做到了难民无法做到的事──获得签证,前往欧洲。

可在另一方面,纵使他住在五星级饭店、每天享受着美食,但我们多次看到披着丝绸长袍的山姆,穿梭在装饰繁华的美术馆中,就像被困在囚笼之中,只是以华丽作为粉饰。此时他只是做为艺术载体的生命活着,他人眼中的他、他的价值,只是身为难民的他,背负着「申根签证」的意义。他是个艺术品,可以被展出、被讨论,甚至被拍卖。

《贩肤走卒》乘载了太多符号

电影在许多意义方面,阶级上、政治上、艺术上、人权上,以山姆对艾比的爱为动机,不断辩证着自由的意义,揭露现代社会存在的各种弊端,确实可见导演的企图心。

只是,也许是因为电影乘载着如此多的符号,在观看过程中,总觉得多数情节是在服务概念,剧情的推进上时常能感受到不自然的编剧手痕。如上述所说的火车场景,山姆口中那句「这是一场革命!我们向往着自由!」其实乍听下真的令人匪夷所思,听起来就像是编剧想要制造一个主角被抓的理由,而让他在公众场合这么冠冕堂皇地说。

而在电影后段,呈现剧情转折之处,这种编剧手痕更为明显,像是拍卖会的戏,其实单就片段来看十分精彩,而且导演意图明确,但却与上一幕相隔九个月的时间。电影不只一次的时间断裂,在叙事上稀释掉了情感的连贯性,以致我们难以同理主角的行为。

而角色动机的薄弱,无疑是《贩肤走卒》的重大缺失,许多对剧情推进别具意义的行动,他们的动机并未建立得当:像是艺术家为什么要跑去找主角攀谈、主角为什么要为爱人接受类似卖身的交易。电影并未建立出艺术家为什么对主角的难民身份有兴趣的连接,而主角的爱人被动到你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做到如此地步。他们就像依着编剧的意而行动,为了推进剧情而行动,但对人物情感过于浅薄的描述,让人难投入其中。而相比之下,符号意象的繁重,让此片反而像是概念的堆砌。

但不可否认地,饰演主角的耶海马海尼确实表现出众,在许多片刻,他展现出的无助、仿徨与愤怒还是说服了我,可以说是他撑起了这部电影。而《贩肤走卒》确实提出不少有意思的观点,对难民人权的关怀、阶级社会的虚伪等,仍是值得一看之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