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农场我的家》:农场动物的生活,没有色彩的世界

纪录片《农场我的家》是俄罗斯导演维克托科萨科夫斯基于挪威拍摄的作品,全片舍弃了对话、旁白,或是字卡等,英文片名「Gunda」(甘妲)便是我们唯一从电影中接收到的文字信息。

 

《农场我的家》强而有力的纪录片

甘妲是主角──一头母猪的名字,此片以刚分娩的她为始,记录下农场中各种动物的日常身影。电影看似松散琐碎的生活切片组成,导演却能梳理出当中的戏剧张力,构成一部强而有力的纪录片。

电影以「真实电影」的方式旁观生活在农场里的动物,以动物的水平高度拍摄,迫使我们平视它们,以它们的视角观看。在导演以及共同摄影师 Egil Haaskjold Larsen的摄影下,干净的黑白色调,让每帧画面都像一幅画,而以望远镜头捕捉的浅景深摄影,拉近了观看者与被摄者的距离,也放大了我们对这群动物的共感。

它们身上毛发的质感、眼神流露出的情感,让我们以前所未有的视野看待这群日常所见的牲畜。

本片大致可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为刚分娩的甘妲与她的小猪在猪窝里建立的母子关系;第二则是安插了初来农场的鸡只以及在农场生活的牛群的中场段落;最后又回到甘妲与长大后的小猪最后的相处时光。它们能跑能跳能叫,有猪只亲子互动的动人片刻,也有牛群互相合作的伙伴连接,看似自由的风光明媚,却是以黑白摄影记录下来的田园景象。

纵使此片隐匿了所有人类的在场,而把农场区隔开来的网子及栏杆、甘妲及牛只耳朵上的挂牌等,再再泄漏它们受人主宰的迹象,同时也预示了此片结尾的悲剧。

 

透过动物最「人性」的一面,省视你我的行为

不过,在观看的过程中,它们的命运其实早已烙在我们心中,因为我们其实都心知肚明,自己餐桌上的肉食来自何方,自己的生理需求便是始作俑者。

在这样的戏剧性讽刺下,这些动物的举手投足,尽管如此恬静、如此展现活力,它们的叫声总像是凄厉的哀嚎。然而,我们只能坐视着它们的命运到来──庞大的轮带压过草皮,巨大的机器运转声划破它们的喧嚣,镜头并未带出机器的全貌,也许从动物的视角来看,人类的入侵是未知的恐惧,还未能搞懂事情的全貌,便粗暴地带走了甘妲辛苦哺育的子女,就如同人类文明入侵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那般。

《农场我的家》舍弃文字诉说、舍弃煽动情绪的配乐,最残暴的景象也是发生在画外,徒留宛如大梦初醒、遍寻孩子不着的甘妲,导演维克托科萨科夫斯基试图以它的母性,以及动物其他的生命书写来唤醒我们对它们的同理,重新观看这些动物最「人性」的一面,并省视自己的所作所为。

人之所以会将动物取名,显露着另一种人与动物的连接,这种关系有别于掠食者及猎物,而是一种同伴关系,我想片名的「甘妲」,作为此片唯一的文字,便是导演所希冀的人与动物和平共存的理想世界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