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智能社会:进退两难》:睁开你的双眼,这部纪录片就是当代写实版的《骇客任务》

先问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到这篇文章的呢?

是因为你在脸书的动态河流上,滑到一个叫做「重点就在括号里」的脸书专页,分享了这篇文章,所以你顺势点了进来;还是因为你在Netflix常看同类型的视频的「喜好度推荐」功能之下,看到这纪录片,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想看看别人的评价,所以还是打开浏览器,在搜寻栏打上「智能社会:进退两难」,在「搜寻引擎优化增加网页能见度」(简称SOE)的技术之下,发现了这篇放在电影神搜里面的文章,所以,你现在看到这些文字了──包括我自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做了同样的事。

在明知这纪录片就在讲「算法」的恐怖,但又不得不在「算法」的安排下,看到这篇文章,这是多么矛盾的事情啊──而这个译名多么贴切,「进退两难」。

二十年前《骇客任务》曾掀起了一股风潮,是许许多多赛博庞克作品都曾提过「整个世界都是虚拟的」概念:掌控这个世界的一切,是人工智慧「母体」,人类只不过是电脑的能量来源,而母体的可怕之处,在于藉由控制人体大脑,透过神经连接的连接器来囚禁人类的身心灵。当然,人工智慧的发展未来必定会危害人类未来的故事,我们也已经在许许多多的科幻电影看过这个概念了,毕竟T-800、T-1000及史密斯干员是我们肉眼可见、由演员表演出来的实体化人工智慧,我们可以从他们表演出冷血面容,感受到那种恐怖。

在1995年就描绘出类似概念并影响《骇客任务》,永远的《攻壳机动队》。

但《智能社会:进退两难》点出了一个议题,现今影响全世界甚钜的「社群」网络:Facebook、Instagram、Twitter、Pinterest、Youtube、TikTok等等,这些原本意图只是想透过网络来拉近人际社交的社群APP,才是最可怕的人工智慧──因为我们浑然不知。

这个世界充斥着各种电脑设备,整个都市都布满了WI-FI信号,要连上网路世界,太容易了,这些社群媒体看似建构出一个几乎无边无际的人际世界,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网络身份(现在在打字的这个网络身份,叫作「重点就在括号里」),我们能够轻松轻易的得到我们这辈子怎么读也读不完、而且还在持续扩张的信息,但是,这些庞大的信息是如何呈现在你眼前?只有一个答案:

「算法」

算法是一把双面刃,透过你在网路上留上的痕迹及纪录,它太有「效率」收集这些信息,再轻悄悄地为你「筛选」,美其名是让用户轻松得到想要的信息,但换个说法,这些社群媒体的人工智慧「算法」,正在意图控制人类的思想,你以为你是自由自在活着社群网路上,但实际上是它替你分类,只让你看见你想看的,那些不想看的东西,它一概略去,而它投射这些想看的东西,当然,这些煞费心机只有一个商业目的,就是广告及消费。

这些媒体平台,利用心理学的要素像是毒品一样让用户上瘾,而夺取他们的注意力。比方说脸书的下拉重新整理动态,是一次次如赌博般的角子老虎机,而回馈是脸书会尽可能地让你得到新信息、未知的奖励。之所以拼命地留住使用者,是为了得到我们的注意力及成瘾性,再卖给广告商──原来我们才是任人宰割的产品。

2009年开始,美国青少女的自杀率有上升的趋势,虽然不能全都归于当时开始在全世界流行的社群媒体,但许多研究指出,多少是有关联的。

《智能社会:进退两难》是一部当代的科技恐怖片,因为里头所谈的议题以及里头所发生的事情,都是每天我们使用手机,使用平板,使用笔电或电脑会经历到的事情,《智能社会:进退两难》相当简单也很清楚地道出这些问题。在这个极其便利的网络世界及社群媒体,它们带来了美好及便利,也带来了丑陋及仇恨──这是人类面对科技的「进退两难」,而双面刃的解决之道,永远在于人心,如何善用它以及不受它控制,也许是身处网络世代的我们最大的难题。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