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流浪动物的生与死,操之于人

全片没有一句台词的《十二夜》,讲述流浪动物若在动物收容所无人领养,十二天之后就会安乐死的纪录片,在2013年上映。在当时掀起了讨论热潮,甚至影响并推动了动保条款,2017年2月「流浪动物零扑杀」的政策正式上路,以扑杀手段来处理流浪动物宣告结束。
但因为政府配套措施不足,带来另一项问题:动物收容所出现了流浪猫狗爆量的情况,在政府配套措施不足,并且捕捉并照护的动物数目远远大于被收养的动物数目。这就是这部《十二夜》续集纪录片《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的重要及可贵之处──导演Raye仍然要提出问题,将问题拍出来。

《十二夜2》诚实拍出面对流浪动物,「所有人」的处境

如果说,第一部有如恐怖电影般的《十二夜》的重点,始终都放在流浪动物身上,那么七年后的《十二夜2》的重点,则是「人」。
《狗:狗与人之间的社会学》这本书也曾经提过

「狗的生态环境是人类世界,数千年来始终如此」

《十二夜2》正是针对了这个想法做出论述,无论是家犬或是流浪犬,它们都是依附在人类群体社会旁的动物,因为演化过程,经由人类驯化的关系,现代犬的猎食能力已经大幅退化,它们主要的食物来源,是人类社会所产出的食物残渣(厨馀)。

家犬不用说,是倚靠饲主喂养,而流浪犬则是透过翻找人类的垃圾厨馀,或是善心人士的定点喂食(这些善心人有个名词「爱妈」),它们才得以生存──因为流浪犬的主人不再是单一饲主,而是一个群体「人类社会」。
换言之,流浪动物的出现、流浪动物的生存,流浪动物问题的源头,都出自于人类身上。
《十二夜2》相当诚实地拍出了「所有人」的处境:在收容所里工作的人,因为收容所爆量的关系,他们只能在极少的资源里想尽办法调配动物,以求增加它们的生活质量;捕捉及搜集流浪动物信息的人,在一次次捕捉里必须做好与该地区居民的关系,爱妈也好,讨厌流浪犬的居民也好,除了安抚流浪犬,他们最常安抚的其实是那些人心。

因为零扑杀政策,所以必须更要加速推广这些问题的生殖问题的解决方法「结扎」,无论是家犬也好,流浪犬也好,不断在台湾各城镇巡回进行免费结扎的医师及工作人员,在《十二夜2》里,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面对着看待宠物仍抱持着

「它就是看门用的啊」

的饲主们的无奈。

你的一念,决定流浪动物的「人生」

流浪动物的生与死,都掌握在这些人,在整体大环境生活的人们的手中(当然,也包括现在在看文章的你我),因为这些动物的生活环境及条件,都与我们习习相关,因为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大收容所。我们立法决定了它们的生,看似良善,但却没有建立好让它们好好生存下来的空间,最后,导致这些流浪动物的痛苦。

在《十二夜2》的中后段,讲述了日本及美国的动物收容所,因为这些国家的动保观念发展的较早,因此收容所的重心不再只是收容,而是「教育」,教育人类要怎么饲养动物,教育人类要如何对待动物,从根本做起──这应该也是导演Raye给了这集《十二夜2》副标的原因,因为要改善一切,只有从根本做起,回到第零天的状况,重新扎根,打下基础。

现在台湾的状况,是收容所爆量,这是已经发生的果,而《十二夜2》就是要告诉我们如何不再继续造成这个结果的「因」:从根本(结扎)减少流浪动物的数量,减少买卖,尽量领养,建立良好的动保观念,那么,这个社会就不再需要收容所了──因为这个社会将会是个美好且良善,每个人皆会好好对待动物的大收容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