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绝命大平台》:残酷且犀利的革命启示录

一群人被关在仿佛无限延伸的高塔,食物只有塔顶送下来的珍馐佳肴。美食先让上层居民享用,再由中层与下层的饥民分食,越往下粮食越少,甚至可能连残渣都不剩。西班牙电影《绝命大平台》的这幕情景,可说以最直白的比喻,来讽刺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公。

这部用超现实手法针砭现实的电影,由于没有详细的背景设定,使它宛如一部举世通用的资本主义黑暗寓言。而它不仅点出社会问题,也像轻薄短小的教战手册,替有心改革体制的人指点迷津。

 

《绝命大平台》一翻转,不是地狱就是天堂

《绝命大平台》不是第一部鼓吹革命意识的作品。不过它提出了具体的革命思想及方案,让主角口中的革命,绝非仅是破坏与重建的无限循环。此外,它也提醒观众,革命会带来改变,但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这在同类型电影里实属难得。事实上,导演的确想以此片启发观众讨论各种革命的优劣之处,反映了西班牙自佛朗哥时代结束后,一路走来所面对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

片中的高塔「绝命坑」不但建筑偏向极简主义风格,就连运作方式也相当单纯。它有严苛的阶级制度,却也不忘保留阶级翻转的渺小希望。由于楼层会定时变换,每个人一觉醒来,都势必面对从地狱升至天堂,或从天堂掉到地狱的命运(这点十分类似《极光追杀令》(Dark City)的设计)。无论它的系统多不合理,居民仍会因害怕错失翻身的机会,而拒绝改革制度或共享资源,革命的群众力量自然难以凝聚。在现实社会的各种组织里,其实也不乏类似的情况。

乍看之下,由于每个人都有机会住进高楼层,居民能否吃饱的机率是均等的,但他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及住所,只能任凭绝命坑的系统安排。虽然它禁止居民私藏与囤积粮食,且系统设计者认为「只要懂得分配资源,无论在哪个楼层都有食物」,然而这个呼吁本身低估了人类的掠夺本能,也暴露系统的潜在设计缺陷。即便如此,绝命坑的居民不是选择入境随俗,就是等待设计者改善问题,就像盯着一台拼装错误的机器,希望它某天会突然正常运作。

 

世人如你,怎么看待社会革命

《绝命大平台》的三位主角,代表世人对社会革命的三种观点。喜欢阅读《唐吉轲德》的主角葛兰,是对现状抱持疑问的理想派。他的室友崔马加西则选择顺应现实,透过剥削他人换取生存机会。而与葛兰结盟的巴哈拉特,则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革命行动者。

在无法团结众人的窘境下,武装革命似乎成为打破僵局的唯一手段。爱好和平的葛兰也拿起武器,以暴力强迫居民分享食物。葛兰的初衷无疑是让所有人活下来,也因此限制他人的生命安全及行为自由。巴哈拉特虽然想以武装行动挑战绝命坑的领导威信,但他的作法不过是改善绝命坑「分配食物不均」的设计盲区,而非动摇它的权威。无论他们怎么做,似乎都只与绝命坑的管理方针如出一辙。他们带来了改变,却没有让管理者意识到革命的存在。而他们身处的巨大高塔,依然稳如泰山。

这也是为何巴哈拉特的革命导师建议以完好无损的奶酪作为抗争象征,以鲜明的符号或信息唤起管理者的注意。但缺乏共识及支持的符号,很快就变的虚无空泛。电影穿插的厨房片段,也暗示了先前辛苦保留的奶酪,只被管理者当成遭退回的瑕疵品。当众人选择漠视现状及习以为常,无论是武装革命或思想革命,其激起的回响依然有限。

葛兰最后放弃奶酪的「崇高」象征,让躲在底层的小女孩饱餐一顿。他的抉择在彰显人性的光明面之余,也将未尽的革命火苗带往更务实的方向。

《绝命大平台》道尽了革命遭遇的阻碍与付出的代价,还有僵化体制对人性的制约。但另一方面,它并没有放弃「希望」存在的可能性。这位理应不可能诞生在绝命坑的孩子,其神秘的身世代表「不可能中的可能」,也呼应了天主教的圣母信仰。当她被送上抵达塔顶的输送梯,以「人」或「圣子」的身份传达主角们的不屈意志时,那种听天由命的心情,或许也是导演无奈的弦外之音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