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银翼杀手》:曾被调侃缺乏深度又步调慢到没动作的经典电影

在这文字愈来愈廉价,图像愈来愈容易传心入脑的时代,相信许多小说家最期待的不只是文字畅销、读者喜爱,或许在内心深处更为浪漫的妄图会是——将文字化为图像。假如小说能够制作成电影,不只小说家可能因此成名,还会为文字工作者带来巨大财富。于是,不用多,一辈子只要一本小说能够动员千人变成电影,应该已是小说家的莫大成就。

不过,对于美国科幻小说家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1928-82)来说,他的小说能一部一部地搬上大银幕或是拍成电视剧,肯定完全都是无心插柳的伟大成就。狄克还在世时,仅有短篇小说〈冒充者〉(Imposter,1953)曾经在1962年被拍成一集电视剧。狄克小说中最成功的改编作品,肯定是《银翼杀手》(Blade Runner,1082),改编自《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1968),虽然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1937~)的《银翼杀手》是在1982年6月25日上映,可惜狄克不曾亲眼看见自己的仿生羊在影院诞生,也没有机会亲眼见证他创造的仿生人故事,竟然能在未来成为经典,因为在《银翼杀手》上映前四个月,狄克就已经先离开地球了。

事实上,即使狄克就算多活一年,还是无法见证《银翼杀手》的巨大涟漪,因为1982年上映之后,能够理解《银翼杀手》的观众、记者、或影评着实少数,几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报章杂志,还将《银翼杀手》批评得尴尬困窘,仅有少部份的影评认为《银翼杀手》思想深沈,有机会通过时间考验。

不少影评认为《银翼杀手》的故事普通、虽然效果新奇,电影整体与华纳兄弟设定的「动作冒险」分类不甚相符,有些人调侃《银翼》的步调太慢,慢到一点都称不上是「刺刀跑者(Blade Runner)」,反倒像是个「刺刀爬者(Blade Crawler)」(洛杉矶时报),实在难以称为动作片。也有批评家称赞《银翼杀手》以科幻电影的角度看来,相当具有一席之地,可惜缺乏人文思索与人性探讨,过于空洞。当年,唯独科幻小说杂志《战神》(Ares Magazine)提出独树一格的赞扬:大部分的观众与批评家都误会了,《银翼杀手》绝对称得上是今年最上乘的科幻电影。

今日我们阅读到这些1982年的影评时,肯定觉得相当有趣,因为今天的我们可以马后炮地说,大部分的影评与观众错看了《银翼杀手》,只有《战神》杂志说对了,《银翼杀手》不只不乏人性探讨,还丰硕溢满到,在人文哲学艺术各个领域,让后人津津乐道、推敲无尽。

我们认识的《银翼杀手》,对于人性有着极为细腻的思索与琢磨,由仿生人珍爱生命对照人类生命的意义,由一只自由飞往天际的白鸽对比被捕仿生人的生命终点,由梦境的纸鹤反映人类独有的记忆与回忆。这些关于人性与人生的探讨,余音缭绕久久不绝,直至21世纪的我们,仍旧迷恋于《银翼杀手》,许多科幻电影一次又一次地复制雷同的前卫科技巨城,在黑夜中的喧嚣颓废市井,还有走在人生下坡的鲁蛇英雄。

而且,《银翼杀手》绝对不是温吞缓慢的「爬者」,而是部搭乘时空专机,远远「飞越」1982年的超时空剧作。那些80年代的观众,尚未理解的未来都市,尚未思索的人际互动,也尚未揣想的人机关系,早已刻画在科幻作家狄克的文字当中,也体现在导演史考特打造的影像世界。当时的人类看到的图像是炫目的假想、仿生人是小说家的假说,但是对于今日的我们,却几乎都是现实(极端的贫富差距、巨大的企业权力、城市边际的废弃场所等等),不然就是即将实现的实验进行式(像是仿生器官、仿生人、飞船、航向火星等等)。

甚且,21世纪人类对于《银翼杀手》的热爱,让电影公司愿意再制一部属于21世纪重新诠释的《银翼杀手》,于是在2017年,《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诞生,融合1982的电影、新的议题、还有与小说同样沈重的人性深思与存在主义。

看过愈多科幻电影与科幻小说,愈是钦佩撰写科幻小说的前卫思想家,或许他们根本不是活在他们那个时代的普通人,而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未来人,如此,才有办法在一个连「网络」是什么都还没成形,也还没进入人类意识的时代,撰写出一个人类已经上火星又困在虚拟世界的未来。

或许,狄克并未真正离开地球,他只是回到他应属的未来罢了;也或许狄克并非不知道,而是他对于他的小说能够带来趋势、形成热潮,早就默默微笑、了然于心。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