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破碎的瞬间》:青春的破碎,是名为成长的变身与爱的救赎

爱,可以拯救一切。虽然这句话早已成为老掉牙的台词,却依旧是足以撼动人心的至理名言。

如果看过导演SABU去年于金马影展播映的《爱在阴阳两极摆》,着迷于导演对于黑色喜剧,游走于成熟大人的爱恋与奇幻的掌握度,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破碎的瞬间》,则是乍看是一部由年轻偶像演员包装的商业电影,实质却是揉和校园霸凌议题的青春伤痛。

《破碎的瞬间》(砕け散るところを见せてあげる)的残酷虽然不及《三角草的春天》,但是整体的反转与悲壮,无不让人想到古谷实的《白昼之雨》与《不道德的秘密》,前者是风格骤变的急转直下,后者是逝去的青春与悲剧。本片将原本看似小情小爱的「救赎」,结合「何谓英雄」的命题,成就一部在青春爱情、奇幻惊悚等各式元素中,让人又哭又感动甚至是吓出一身冷汗的青春纪事。

 

「我爸曾是个英雄」

《破碎的瞬间》以倒叙法将死去的父亲之所以会被从未见过的儿子称为「英雄」开始说起,虽然以电影的手法来看略显多余,在结尾的处理上也过于虎头蛇尾,但《破碎的瞬间》之所以被喻为「难以被图像化的作品」,即是因为小说原著中大玩「插叙法」,并且玩转「第一人称」视角切换,让「你」与「我」变成各自表述的文字圈套,直至结局才让读者恍然大悟。

然而这样的写作手法,来到图像上几乎完全行不通,使得《破碎的瞬间》开场的倒叙变得没有太大的意义,成了单纯忠于原著的拍法。而开场由原田知世饰演的母亲,口中所说着的英雄的三大守则,也早已瓦解人物关系的悬念:

一、英雄看到敌人绝对不会离阵脱逃
二、英雄不会只为自己而战
三、英雄绝对不会输

因此电影《破碎的瞬间》惊人的转折,是围绕在「英雄」与「破碎」之间,为了击落UFO而在青春之路上骑着脚踏车狂奔的两条生命。

 

「这女孩是个会因痛苦而哭泣的普通女子」

当你看见校园霸凌的瞬间,会出手相救吗?与多数单方面描写校园霸凌的电影不同,《破碎的瞬间》的出手源自于「同理心」。电影透过曾被当作边缘人的滨田清澄(中川大志饰),偶然撞见朝会上被全年级霸凌的蔵本玻璃(石井杏奈饰),决定以学长的身份「拯救」对方。

不是虚伪的正义,而是打从心底的关心,本片透过大量的对白,将这个被人笑称很闲的学长,又简称「闲长」的滨田清澄形塑得极为立体。不管是一场又一场把对方的鞋子放回鞋柜,还是在得知对方的名字其实不是「针HaRi」而是「玻璃HaRi」后,为对方重新粘贴名条。清澄的出现,让玻璃重新找回自己,是只要有日照,就能发光的玻璃。

「我也要变强,把UFO击落」

「我们一起把UFO打下来」

《破碎的瞬间》以大量的对话堆叠,每一幕高达数十分钟的互动,靠得是主角们丢与接的功力,自然的对话甚至是时而充满幽默感的互动,让电影前半段维持在高度的舒服感,与后半段戏剧化的张力形成强烈对比。

在那容易充满天马行空幻想的年纪,清澄幻想着能成为「超级英雄」,即便只是听起来超弱的红豆汤英雄;玻璃将内心的孤独与恐惧比拟成巨大的「UFO」,自己是被幽浮笼罩其中的弱女子。虽然《破碎的瞬间》遵循着典型的英雄救美情节,但本片透过两条友谊支线的加入,将同理心与认同感,甚至是青春期的占有欲,伴随成长的议题,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的英雄守则,成为两个人走下去的勇气。

在近乎泛滥的日本青春纯爱电影中,《破碎的瞬间》提供不一样的视角与戏剧化,尤以最后二十分钟剧情的急转直下,让纯爱成为沾满血的红雨。只可惜,原本前半段自然的对白,成为略显浮夸的狗血,数年后的剧情交待更成为节奏感失衡的赶进度成为一大败笔,也让电影的收尾显得更加虎头蛇尾。

《破碎的瞬间》依旧是很一部很SABU的电影,他的评价两极来自于同样的效果,可以是对白上的幽默,也可以冗长的尬聊,风格大变的结果也容易使人摸不着头绪。但追根究低,属于青春的破碎瞬间,都是名为成长的变身与爱的救赎。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