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金马影展《虚情真意》:又臭又长的爱恋,也称得上爱吧

近来年的《被遗忘的新娘》与《然后,活下去》,似乎成为日本一种新型的连体放映模式。不管是先行播映剧集,抑或是电影上映同时于串流平台释出剧集版,都是将原本长达230分到300分钟的故事长度,重新剪辑或是浓缩、制成两小时的剧场版。

以商业角度来看,已在电视播映的剧集,即便重新剪辑成电影版,对于需要买票入场的观众来说,已失去一定的新鲜度。但以艺术角度来看,剧集与电影虽然是完全不同的载体与创作模式,两者之间如果能成为「互通有无」双向桥梁,势必是在考验导演的功力。

然而,《啊,荒野》与《虚情真意》却又向更高的层次挑战,把电视当成电影在拍、把电视剧直接变成电影,在几乎没有太大编辑的情况下,将原本的剧集重新制成电影剧场版。前者分成上、下两集,是长达五小时的史诗,后者则是在233分钟展现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峰回路转。

《虚情真意》预告:

《虚情真意》改编自星里望留的少女漫画〈真心爱着你〉,虽然这是深田晃司第一次挑战电视剧与漫改,但对于曾在《临渊而栗》、《侧颜》等片展现各式各样「畸恋」的深田晃司,《虚情真意》仍属他过往的狩猎范围。

然而,本片作为一部电视剧,深田晃司势必要抛弃他那大量留白与超现实主义的幻想镜头,因此在《虚情真意》可以看见得是他把在短片《ジェファソンの东》与《いなべ》的戏剧化,与原着漫画〈真心爱着你〉各式八点档反转的爱情大哉问,重新形塑成一部又臭又长的电影。「臭」指得是两位主角零共鸣感的臭个性,「长」指得不只是片长,更是人物们剪不断理还乱的漫长关系。

「我问你,为什么要说谎。」

作为一部少女漫画,深田晃司的改编功力依旧一流。虽然说是遵循「以说谎开场、我爱你作结」的公式,仍是在没有大幅更动原著漫画的剧情下,透过电影感十足的镜头语言,拍出优柔寡断的渣男,与红颜祸水的烂女之间,那份属于他俩的「爱」与「脆弱」、「家」与「生死」。

开场的锹形虫玩具与水族箱内的小龙虾,都是男主角辻的化身。锹形虫与小龙虾都有一双大螯,且雄性相较于雌性的更发达,是作为对抗天敌、地盘与异性的武器。辻,是一名看似暖男实质却是「中央空调」,对所有女生都很好,分不清朋友与恋人间喜欢的渣男。

因此,当辻遇上比他还优柔寡断,甚至是满嘴谎言的浮世之后,她不像其他女人一样会像块磁铁主动吸上来,而是在「欲擒故纵」间,一下投入他怀抱、一下又逃得不见踪影。《虚情真意》也还原漫画的经典画面,当辻拯救被困在平交道的浮世后,对方的「拥抱」不是环住腰间,而是两手扣住男方的背,更能加深拥抱密度的「心机式」抱法。而这座中央空调的「平衡」,也在遇见对方后开始失温。

「你一旦拥有了她,就会看见地狱。」

《虚情真意》本质上其实很像《睡着也好醒来也罢》,后者以半梦半醒间描述女人的痴与痴,前者却以大量的「人性脆弱面」作为爱情之水的流向。

电影中女主角的名字−浮世,是佛教当中「无常世界」或是「人生」,同时也包含「命运多舛的男女」的意涵。而导演深田晃司加强「地狱」想像的同时,也在无形之中形塑辻的个性,是比起用陷井抓小兔子,更享受能尽情追逐的猎物的狩猎感。然而,在选角上深田晃司却反其道而行,找来出生缅甸、长相温和的森崎温,以及可怜之气大于魔性的土村芳,分别饰演优柔寡断与反复无常的爱情失格男女,无形之中也淡化观众的怒气值,反而更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笑看这场混沌。

始终,不知道自己「家」在哪的浮世,直至最后她先后成为与之周旋的男人们心中,那道刹那即是永恒的「烟火」,而那幕透过窗户的反射的烟火大会,拍得之美。以一句台词解释《虚情真意》,即是

「这是你不断耍暧昧、得过且过的报应。」

即便最终,本片仍诉诸爱,可以让人坠入地狱,也能拯救一个人的真理。

作为一部少女漫改日剧的电影版,深田晃司仍尽到一己之责,但是对于甚少接触日剧的观众,或许会略显不耐,加上最后的悬念也略显雷声大雨点小。然而,《虚情真意》的虚与真却又是如此地令人着迷,管他是什么狗男女,只要最后能大声说出「我爱你」,足矣。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