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2,真人真事,触目惊心!这种片请别再有

2021年的这个夏天,娱乐圈的震荡肉眼可见。
 
吴亦凡涉嫌强奸罪被刑拘,顶流坠入谷底。
 
一时间,段子、表情包、鬼畜视频,铺天盖地。
 
当律师声明已经无法引起吃瓜群众内心波澜,当明星危机公关已经只剩报警这一条路——
 
这场变天,实在看得人心惊肉跳。
 
而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舆论事件中,最牵动老妹儿神经的,其实是那些年轻女孩。
 
无论她们的出发点是什么,无论她们会从这个事件中得到或者失去什么。
 
反性侵这一关键词,无论放在何时何地,都必须是天然正义的。
 
但。
 
在这份正义背后,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去多听一听、看一看——
 
她们,究竟是谁?
世界,何至于此?
未成年阶段,女性对性的认知相对薄弱。
 
整个世界在她们看来就像被玻璃纸包好的糖果,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甜润的内瓤,却总有坏人预谋摧毁她们全部的想象。
 
詹妮弗·福克斯曾在《信笺故事》中讲述了一段关于自己幼年的真实经历。
 
以成年人视角回顾13岁少女遭遇性侵的始末,并剖白当事人的内心世界。
 
跑步教练比尔,借由詹妮弗渴望证明自己成熟的特点,向她反复灌输“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的观念。
 
他不断敦促眼前这位年仅13岁的“自由女性”接受自己的爱意。
 
少女越过雷池,与男子肉体交织,一场畸形“恋情”经过她的主观加工,以温和色调呈现。
 
詹妮弗彻底陷入误区。
 
她不认为自己遭到了侵犯,而是跻身爱情门下,成为虔诚的信徒——
 
詹妮弗成年后在回忆的缝隙中搜寻,那些零散的拼图渐渐合成事件原貌。
原来,比尔所说的一切,不过是辅助自己发泄兽欲的托辞。
 
他将性侵美化成对少女的引渡。
 
詹妮弗无法回避,自己长时间陷入性冷淡与此有关。
 
 
13岁的林奕含遭到补课老师陈国星性侵,三次自杀未果。
 
她将自己的经历撰写成书,并命名为《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但很糟糕。
 
这不是初恋,也不是乐园,而是一位女性对自己幼时承受的戕害掷地有声地控诉。
 
 
被诱奸的房思琪,找出一种荒谬的解决之道——
 
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以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她强迫自己成为老师的情人,从而沦为衣冠禽兽伤害自己的帮凶。
 
她逼自己在这段主观臆想的恋情中封闭自我,直到应该邂逅爱情的年纪,她却丧失了爱人的本能——
 
其实是我配不上你们。我是馊掉的柳丁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

 
2017年,时年26岁的林奕含没能熬过长期与重度抑郁共生的煎熬,在家中自缢。
 
摧毁她人生的老师安度晚年,这段罪行因为年代久远最终无法立案——

从以上两个案例可以发现,禽兽往往会利用自己的性别,年龄,以及社会地位优势诱奸未成年。
 
他们凭借丰富的人生阅历去装裱自己的犯罪行径,以被害人的猎奇或羞耻作为逃避制裁的屏障,却依然抹杀不了这份欲念本质的肮脏。
《不能说的夏天》,又名“噤若寒蝉”。
 
音乐专业学生白白(郭采洁 饰)只身求学,以为是命运的扭转,却不想教授竟对她动起邪念。
柔软的,“我会照顾你,我会让你继续留在乐团,我会让你变得很不一样。
 
强硬的,“你太无趣了,你一点想象力都没有,连你的音乐也是。”
被性侵的白白试图在绝望中寻找一个能将整件事情合理化的平衡点。
 
从迫于教授的淫威选择沉默,到决意撕下他伪善的面具,白白经过了漫长的挣扎。
 
无论精神,还是肉体。
 
这些不忍回首的过往正在摧毁以詹妮弗、房思琪、白白为代表的女性。
 
她们,看过世界的背面。
 
曾经,或将永远,背对人生。

相比于胁迫、诱惑、滋扰,暴力型性侵害更加原始而野蛮。

 

2014年的韩国电影《韩公主》,女主与同伴遭受43人轮奸,正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同伴怀孕,以投河换取解脱。

 

 

孤独的女主在狭窄的命运夹缝中偷生,为了摆脱关隘四伏的绝境,她选择转学。

 

紧接着,谅解书铺天盖地袭来,逼她签字。

 

或为成全43个家长护子情切的立场,或为满足女主父亲换取钱财的私心,女主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她明明只是勉强苟活的受害人,却被逼的退无可退,终于步了同伴的后尘。

 

 

个体遭遇孤立,只是个例吗?

 

如果有人愿意向受害者施以援手,也许能阻止悲剧吗?

 

真实事件改编的《熔炉》,呈现了我们美好希冀的反面

 

资本主导发言权,聋哑学校被性侵的孩子哑口难辩,堕入无尽轮回的梦魇。

 

老师想帮,却发现层层受阻,人人共犯。

 

 

好不容易走到法庭,对方律师又有前官礼遇,非赢不可。

 

最后的筹码就是证据。

 

但就连他们信任的检察官也倒戈相向,案件无疾而终。

 

法庭上无声的控诉化作一种带有颤栗感的哀鸣。

 

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却依旧走入孤立寡与的死地。

 

 

还有被称为华语版《熔炉》的《无声》

女主姚贝贝在公交车后座遭遇一群男孩侵犯。

 

而这种恶行,却被美化成一场“不能说的游戏”。

 

由于常年无人问津,姚贝贝试图去接受“他们只是在玩”这种息事宁人的说辞,渴望用“游戏”二字去粉饰扭曲的现实。

 

如果不能寻求到帮助,她宁愿自己比每一个前一天更麻痹一点。

 

痛苦与折磨,周而往复。
 
她们的悲惨遭遇是一个持续形态,源自于肆无忌惮的加害者,以及冷漠无情的旁观者。
 
逃避,或正面迎战。
 
却终究,溃不成军。
从普遍情况来看,女性遭遇性侵之后往往难以启齿。
 
这很大程度归咎于,一部份人认为受害人失贞有罪。
 
舆论的倒戈,世俗的轻怠,常常会对当事人造成第二次伤害——
 
为什么你那么晚不回家?为什么你穿着暴露?为什么他不强奸别人却偏偏强奸你?你应该自己找找原因。
 
2018年,BBC拍摄了一部名为《日本之耻》的纪录片,内容围绕“日本记者伊藤诗织被位高权重的社长山口敬之强奸”一事展开。
 
这位社长在新闻界是响当当的人物,甚至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写过传记,名望地位可见一斑。
 
所以,他利用职务之便迷奸了伊藤诗织。
 
 
在一些丑恶的父权社会文化中,女性的挣扎反抗会令男性更为亢奋,因而伊藤诗织试图用英文表达抗议,却徒劳无功。
 
事后,她向警方寻求帮助,却被要求与人偶共演犯罪过程(日本受理强奸案的惯例)
 
道阻且长,事件愈演愈烈。
 
伊藤诗织被舆论攻击和调侃,她成了人们口中靠肉体上位却倒打一耙的女人。
 
 
相关救助机构的缺失,强奸案量刑的宽容(刑期比盗窃罪还短),造成女性的沉默。
 
伊藤诗织作为敢于挑战舆论的人,却被看作日本之耻。
 
这种定义,无疑冒犯了遭受性侵的整个群体——
 
究竟什么是“耻”?
寻找完美受害者就体面了吗?
 
2019年,66岁的尹秀珠在《老妇人》中饰演了一位年近古稀的性侵受害者。
 
侵犯她的人,却是为她做理疗的29岁男护士。
 
吊诡?荒唐?
 
没人相信为人和善、年轻有为且有婚约在身的男子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
 
 
维权,如履薄冰。
 
大家都说老妇人是痴呆,是神智不清。
 
执法机构对年龄和性别的歧视暴露无遗,影片更鞭辟入里地反映出社会对性侵受害人的苛难。
 


2012年,印度医学实习生乔蒂被六名男子以极其残暴的手段轮奸致死,案件最终引发全国人民空前抗议。

导演雷思丽·尤德文将其拍成纪录片《印度的女儿》,请全民审视暴力性侵在国内普遍发生的现状,为处于劣势的女性寻求帮助。

 

不出意外地,又是满屏的荡妇羞辱

 

罪犯,羞辱。

 

律师,羞辱。

 

就连施暴者的妻子,也不能站在女性受害者的立场,而这,或许就是更加讽刺的羞辱。
规范言行举止,不要落人口实。
 
女性接受的教育不外如是。
惊吓到不反抗是性允许、饮酒是性允许、穿得花枝招展更是赤裸裸的勾引。
 
还记得《末路狂花》吗。
 
但世界并不是复仇爽片,以暴制暴,也不是进步的人类文明。
 
纵然狂花,毕竟末路。
 
可是啊。
 
凭什么呢?
Ted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说法:
我们知道,几千年前《周易》就说过慢藏诲盗、冶容诲淫的道理。
 
作为朴素哲学修身克己,本无可厚非,但要为施暴者辩护,还是过于荒谬了。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我们义愤填膺地纸上谈兵一番之后,关上电脑,揣起手机,要去面对一个什么样的残酷世界?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
 
能够阻止文明堕落的东西有很多。
 
但永远不会是女孩们的小心翼翼。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