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追追追】群鬼出笼:细看恐怖电影里的「中元节」,与其多元开展的类型特色

在某个死寂的月圆之夜,有对美国夫妻在中国旅行时迷了路。他们向当地人求助时,发现居民都闭门不出,户外放着大量的食物,且室内不断吟诵诡异的经文。接着,他们被一群双眼全黑的惨白怪物追杀,并得知自己被引诱到这里的目的,是充当给鬼魂的活替身,因为当时正是农历七月,中国将这个群鬼出笼猎捕人类的恐怖日子称为「鬼月」或「中元节」。

观看《厄夜丛林》导演艾瓜多桑契斯(Eduardo Sánchez)编导的伪记录恐怖片《七月鬼门开》(Seventh Moon)时,观众应该不难发现他对中元节(或盂兰盆节)有严重的文化误解。电影不但加油添醋地曲解普施与超渡亡魂的含意,也将与人类共存的鬼魂,拍的活像《深入绝地》(The Descent)的地底怪物(而且也畏光)。不过除了此片以外,其他以鬼月为主题的恐怖作品,即使对鬼月习俗的诠释不尽相同,至少都呈现出我们熟悉的民俗活动或禁忌。此外,它们在拍出阴阳两界交融的阴森氛围时,也不忘描写生者与死者间鲜明的情感联系。

《鬼月杀机》。
扣除《七月鬼门开》,目前已知的西方中元节电影还有《鬼月杀机》(They Wait)与《鬼月》(Ghost Month,又译《鬼月禁忌》)。两部作品皆以东西文化的碰撞为故事起点。《鬼月杀机》里嫁入加拿大华裔家庭的洁米金(Jaime King)与《鬼月》里替华人雇主帮佣的玛琳娜瑞莎(Marina Resa),在辛苦地熟悉各种鬼月习俗时,也为观众上了一堂速成民俗课。像「不要扫掉祭拜后的灰烬」或「晚上一个人不要随便回头」等耳熟能详的告诫,都为剧本添加不少神秘感。而片中也适时地描绘烧纸钱拜拜,或将食品放在路边供孤魂野鬼享用的日常景象。

在《鬼月杀机》饰演幕后黑手的郑佩佩。
此外,两个故事皆牵扯到大宅埋藏的丑恶秘密,并藉由被害者(皆是年轻女性)在鬼月的显灵与复仇,让女主角揭发真相。《鬼月杀机》甚至出现阴阳眼、捡骨师及观落阴等解谜元素,并提到了非法移工与走私熊胆等与华人相关的社会事件。大致而言,这几部鬼月电影呈现的华人社群,都偏向高度封闭、排外与自我中心的形象。《鬼月》则透过华人雇主的弑夫事件,与美籍女佣的暴力男友这两条故事线的对比,意有所指的诉说女性争取自主时的艰辛及哀愁。

《鬼月》里情同姊妹的两位女主角,各自都有痛苦的黑暗回忆。
无独有偶,新加坡导演唐永健的恐怖杰作《女佣》(The Maid)也用类似的方式讲述传统华人家庭的人伦悲剧。替弟弟筹措医药费的女主角,从菲律宾前往新加坡帮佣,却没想到雇主打算将她变成鬼新娘,让从阴间归来的儿子得以成家。本片从外来者的视角,带领观众一探当地的鬼月禁忌(如棺木不可掉落或着地,否则会引祸上身)与冥婚习俗。它拍出传统与生活的密不可分,却也点出被传统价值观给束缚的危险。为了家族颜面而杀人的雇主夫妻,反而比客死异乡的厉鬼更恐怖。

《女佣》对恐怖元素的灵活运用,已到了信手捻来皆成章的程度,无论是中元节的夜晚街头、老宅里叽嘎作响的衣柜拉门、白天的楼梯间角落、新娘礼服的红色头盖,甚至是戏台下滚动的皮球,都可以把观众吓到头皮发麻。女主角观赏野台戏时不慎坐在给往生者的第一排保留座,结果被鬼魂责备的桥段,在惊悚之余,其实也彰显了鬼月禁忌为人鬼双方保留的互信与尊重。

《女佣》。
中元普渡常见的野台戏(或神功戏)在《女佣》仅是惊鸿一瞥,不过在张家辉执导的恐怖片《盂兰神功》就成了牵动众角爱恨情仇的重要关键。张家辉饰演的戏班主儿子在接下剧团后,就被卷入一连串灵异事件。这场始于演员自焚事件的怨灵复仇大戏,在盂兰节之夜以玉石俱焚的方式惨烈收尾。即使主角得知自己的生世与惨案的关联,仍无法阻止最后的剧团大屠杀。

《盂兰神功》的恐怖效果时好时坏,但这种远景的窥视镜头的确令人毛骨悚然。
本片的质量其实差强人意,除了大杂烩的恐怖元素让人难以入戏,电影前半部节奏过慢,后半段仓促交代真相的赶场手法,也让它显得头重脚轻。不过演员排练时被怨灵附身的场面,在舞台阴影的无声衬托下,倒是呈现强烈的不安及恐怖感。此外,它的结局也堪称一绝,张家辉与刘心悠从未履行的看戏之约,为最后一幕埋下伏笔。两人的鬼魂坐在神功戏的第一排保留席,与台上粉墨登场的老班主默默相望的画面,让以血还血的复仇连锁,划下颇有救赎意味的句号。

《盂兰神功》对鬼月文化的描写,在近年的亚洲恐怖片相当难能可贵。即使像中国的校园恐怖电影《七月半之恐怖宿舍》及续集《七月半2:前世今生》,也只是将故事背景设在中元节期间,而且最后一如往常地推翻了「见鬼」的可能性。不过在1990年代,有不少香港电影将鬼月作为灵异或刑事事件的舞台,例如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动作片《驱魔警察》(又译《驱魔探长》)。至于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中元节电影,或许是钱升玮执导的恐怖片《七月十四》(又译《不见不散》)。

《驱魔警察》。
《七月十四》是香港影坛「日期恐怖电影」的始祖,也是女星罗兰以通灵人「龙婆」一角备受瞩目的起点。不过它的主角其实是刘青云与周文健饰演的刑警搭档。本片一方面是典型的拍档喜剧,一方面则是灵异路线的警匪剧。但两人要对付的不是鬼,而是一个束缚阴阳两界、违者即死的黑暗诅咒。且这个连鬼都怕的诅咒,竟源自于一句单纯的童年约定。严格来说,《七月十四》虽然以鬼月为题,也巧妙地点出「思念」的力量,不过故事提及中元节习俗的部分少之又少。然而它的衍生续作《七月又十四之信不信由你》,就无疑是一部标准的节日电影。

《七月十四》的这个承诺成为日后灾难的根源。
《信不信由你》比《七月十四》有更浓厚的喜剧色彩。它的趣味在于用鬼魂寻仇的主线剧情串连三个中元节的小故事,而天外飞来一笔的惊人转折,让原来如「聊斋」般的浪漫情缘,摇身一变成为刑警大战鬼魂的恐怖动作片。李灿森饰演的快递员则是穿针引线的甘草角色,颇有集锦电影的说书人架势。本片狂放的混搭风格在当时毁誉参半,但许多创意在今日看来仍十分前卫。这些故事有的提醒人们鬼月禁忌的重要性,有的则警告我们「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见得只适用于人类。

《七月又十四之信不信由你》。
事实上,在大多数的鬼月电影里,鬼魂都保有生前的个性及七情六欲,因此他们仍有自己的执着或盘算。即使是背负冤情的厉鬼,也不一定与同仇敌忾的主角们互动良好,甚至会用欺骗或威胁的方式逼迫对方协助。除了《信不信由你》,1990年的灵异爱情国片《七月鬼门开》也曾出现女鬼引诱感情受挫的女主角自杀,以获得身体的惊悚剧情。不过这种人鬼一家亲的安排,倒是呼应了中元节习俗的人道思想。当然,鬼月电影也有温馨的作品,动画《魔法阿妈》对中元普渡仪式的详细介绍,以及对人鬼情谊的描绘,至今仍在国片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值得影迷再三回味。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