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集影評】《制裁者The Punisher》第一季:以傷療傷的復仇之旅

 

由Netflix與Marvel再次合作推出的《制裁者》(The Punisher)講述曾在《夜魔俠》第二季中出現的Frank Castle(Jon Bernthal飾演)的故事,這位前海軍陸戰隊成員由於對罪犯毫不留情的報復手法而獲得「制裁者」的稱號,複雜的角色背景及硬派風格使他與「捍衛者聯盟」成員格外不同,也讓《制裁者》獨立影集在眾多超級英雄作品中顯得更獨樹一格。在《夜魔俠》第二季殺死「鐵匠」後的Frank Castle在《制裁者》一開始繼續著自己的復仇之旅,他的足跡踏遍紐約、阿拉巴馬州甚至遠赴墨西哥,四處收拾造成他家人悲劇的黑幫勢力。趁著此時世人都以為Frank Castle已經葬身於《夜魔俠》中的碼頭火拼,他選擇在剷除掉這些罪犯後擺脫過去「制裁者」的身分,化名為Pete Castiglione過著低調的生活。然而一名在國安局工作的Dinah Madani探員(Amber Rose Revah飾演)相信「制裁者」的過去牽涉到一樁造成她昔日夥伴喪命的政府醜聞,在她的調查過程中也無可避免地讓Frank的生活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雖然同樣身處在Netflix漫威影集這個大家庭中,《制裁者》與其他《捍衛者聯盟》相關作品的連結卻明顯少了許多,只有少部分的舊角色在劇中回歸(Karen Page、Turk Barrett與Mahoney警探),而且幾乎都是客串成分居多,以往作為重要連結的護士Claire Temple也沒有在劇中出現,整體劇情與其他作品的交集並不明顯,因此在各方面看來《制裁者》都更像是一部衍生劇,這樣的獨立性彰顯了「制裁者」獨來獨往的個性,也讓本劇毋須顧忌在漫威電影宇宙(MCU)中的定位,得以發展出一部深具自身特色的漫畫改編影集。

飾演「制裁者」Frank Castle的Jon Bernthal在《夜魔俠》第二季中便一鳴驚人,將這位看似殘暴卻內心脆弱的角色詮釋得相當出色,《制裁者》中的他又獲得更大的空間得以發揮。劇中的Frank Castle有著非常多面向的呈現,其中有拿著槍械無情掃射敵人的經典形象,也有沉著冷靜的一面,更多的是沉浸在家人逝去的苦悶與哀傷。這些不同角度的切入讓Frank Castle同時擁有英雄、反英雄甚至是些許反派的特質,傳統上「英雄」的界定在劇中變得更加模糊,以角色的廣度而言在整個MCU中幾乎無人能出其右,這樣的角色對演員來說無疑是一大挑戰,但同時也是得以一展身手的大好機會,Jon Bernthal憑著精彩的演出可以說是完全不負眾望。

除了Frank Castle繼續閃耀外,其他許多新角色在劇中也有非常突出的表現,再次證明Marvel選角的精準眼光,其中最受人矚目的角色莫過於自稱「微晶片」(Micro)的David Lieberman(Ebon Moss-Bachrach飾演),如果說Frank在家人遇害後就如行屍般在街上尋求自我救贖,David便是被困在地下室的鬼魂,過著只能從攝影機觀看家人的悲慘生活。這位總是穿著睡衣、聒噪又神經質的駭客高手與Frank個性差異極大,由於他們兩人對David家人的共同連結,導致他們在一開始處於有些緊張卻又必須互相信任的微妙關係,然而同樣都失去家人的他們到了最後卻成了同病相憐的戰友,兩人之間的友誼貫穿整個《制裁者》的劇情,這兩位角色之間的默契也因為緊密的劇本與自然的演出而相當具有說服力。

然而Frank與David也不是唯一在《制裁者》中成為生死之交的組合,國安局探員Dinah Madani與她的下屬Sam Stein(Michael Nathanson飾演)這對搭檔也在劇中有著一席之地。正氣凜然的探員一向是政府陰謀論題材中不可或缺的一環,身處在烏煙瘴氣中的他們便幾乎是國安局裡唯一的清流,Madani的堅毅加上Sam的幽默讓這對組合相當討喜,雖然後來Sam的死去並不特別讓人感到意外,但兩人間優秀的化學反應能讓觀眾深深感受Madani受到的打擊,以及支持她繼續追求真相的決心。可惜的是雖然Madani探員在本季前半段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到了後半段卻與主線劇情稍嫌疏離,沒能將花費大半時間建立起來的角色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而這次《制裁者》中對反派的介紹與前幾部作品比起來則迂迴許多,在本劇一開始時觀眾也與Frank一樣分不清旁人是敵是友,在前半段充滿政府陰謀論風格的劇情中,Frank遇到的主要對手是國安局的Carson Wolf與CIA的William Rawlins,直到故事中間才揭曉了本季的大反派Billy Russo(Ben Barnes飾演)。同樣受過嚴酷軍事訓練的Billy逞兇鬥狠起來一點都不輸Frank,穿上西裝後卻又有一種全然不同的商人氣息,雖然他在劇中「正式」擔任反派的時間並不算多,但Ben Barnes精彩的演出讓這個角色從一開始便展現了迷人卻又帶著邪氣的魅力,例如他在殺死Sam後幫Madani探員擦澡的一幕便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而他與Frank最後的決鬥也標誌著整個MCU中最血腥暴力的一場打鬥,但這位反派的命運可能還不會畫下終點,因為故事尾聲也暗示了Billy即將成為他在漫畫中的另一個身分「拼圖」(Jigsaw)。

《制裁者》的動作場景因為Frank精通刀槍的技能而相當與眾不同,只要他身邊有一把手槍甚至是一把小刀便能帶給敵人沉重的打擊,然而劇中使用大量的槍械卻絲毫沒有減弱這些場景的張力,優秀的場景調度與特技安排都讓這些槍戰非常驚心動魄。除了成為《制裁者》一大特色的槍戰外,劇中也有許多相當令人刮目相看的近身肉搏,例如第二集中Frank與國安局貪汙長官Carson Wolf在家中的打鬥便是相當傑出的一幕,兩人從廚房打到客廳的過程令人不禁手心冒汗,這段戲中遠近景穿插的風格也非常特別。除此之外,第四集最後也有Marvel影集中少見的飛車追逐,這個幾乎沒有音樂、只有劃破黑夜的引擎聲與煞車聲的橋段充滿了黑色電影的風格,並在最後Frank與Madani探員兩人如西部片般對峙時達到張力的高峰。

改編自漫畫的《制裁者》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所有Marvel影集中最不漫畫的一部作品,甚至可以說已經不太像是超級英雄影集,這不只反映在故事主人翁是一位完全沒有超能力的平凡人(但他的復原能力似乎能讓金鋼狼感到汗顏),更反映在整個故事是建立在現今美國社會的背景上。漫畫原作中的「制裁者」Frank Castle是一位曾參加越戰的退伍軍人,在這個影集版本中的他則是曾在伊拉克與阿富汗前線奮戰的退伍軍人,他與其他回國的同袍都面臨了回歸社會所帶來的衝擊,有些人選擇成立自己的公司海撈戰爭財,有些人選擇幫助其他弟兄努力適應新生活,然而有些人則始終走不出戰爭所帶來的陰霾。

Netflix漫威影集由於13集的長度往往必須在主線劇情之外加入支線故事,《制裁者》也不例外。在Frank追尋真相的同時,故事也轉到另一位從戰場歸來的年輕人Lewis Walcott(Daniel Webber飾演)身上。回到「家」的Lewis受苦於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甚至要在庭院的壕溝中才能得到片刻安寧,雖然Curtis Hoyle(Jason R. Moore飾演)曾試著拉他一把,但封鎖內心的Lewis仍一步步走向自我毀滅的悲劇。要把這些軍人從戰場上撤離相當容易,但要將戰火從他們的心中弭平才是最難的事情,整個故事的主軸便以這些退伍軍人回國後的PTSD作為出發點,探討脆弱的人性所帶來的混亂、不安與暴力,也在其中帶到現今受到美國社會廣泛討論的槍枝管制議題。這條支線劇情一開始乍看之下與主線故事關聯甚少,但在後期卻也是推動故事進行的一塊重要拼圖,並加強了全劇的中心思想。

Netflix的漫威影集從2015年播出以來普遍都獲得非常不錯的評價,在展現超級英雄的威能之際也兼顧了角色的發展與劇情的深度,雖然整個系列曾在《鐵拳俠》摔了一跤,但《制裁者》又再度拉回到以往的高水準,以不疾不徐的步調展開這段Frank Castle尋求自我救贖的旅程,並帶領觀眾進入高潮迭起的後半段,有趣的是《制裁者》的最後一幕並沒有煽情的音樂或是英雄式的背影,而是以相當平淡卻又深富意義的方式作為結尾。

在結局中我們看到重獲自由的Frank坐在PTSD互助會中分享自己的故事,失去家人而踏上復仇之旅的他已完成自我賦予的任務,並鼓起勇氣承認因為發現再也沒有戰爭可打而感到害怕。不論是Frank或是Madani探員,他們都在這段旅程中勇敢面對自己的恐懼,也唯有如此才能撫平心中難以治癒的傷痛,這樣樸實又有力的結局即使不需要第二季也讓整個故事相當完整又令人滿足。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